忍者ブログ
我想像以前一样痛苦 想像无法见面时一样痛哭
然而却不行

必须要记住的痛苦是 愧疚 歉意 感谢 全部都因为【开心】变成【那么就太好了】的事情
做不成任何事情所以被轻看被不信任 还以为【开心是共有的所以感受应该一样吧】所以应该一样获得了愉快,一样觉得对方值得
自己只是大部分在接收 想反馈 还变成了单纯的惹人生气 因为想强调自己也能平等的提出建议 明明在歉意和愧疚时想好自己无理由的付出任何都不为过
什么时候算是弥补了愧疚 1000张图,重置全部 ,300的热爱,不知道选哪样做结果做一做就变成了日课后就能休息的状态
一开心 一亲密 一放心 就觉得对方想必也一样吧 自己是被爱着的 自己也爱着对方 一切都特别好 都能更好的进行下去 比任何别人都开心 比任何别人都更能做成的大事
决心。被对方带动的决心,远远不足以让对方体会到这是自己的决心。
喜欢,热情,因为开心就觉得【有了】其实开心只是低档的迷幻剂,对方把热情和愉快放在至高的地方,即使开心也不会忘记,而我却以为这就是全部。
用了一年在质疑为什么对方和自己不一样,在质疑自己的自尊,在只爱自己一个人,在享用对方给与的热情还返回去因为【不一样】而质疑而认定对方才是坏人自己是无辜的
这份罪孽 这份不可挽回的错误 渐渐觉得可以挽回 就觉得【未来一定可以】
反复强调了什么才是对的是,一遍遍的感激,一遍遍的觉得开心,却没有给对方带来任何,除了自以为【应该可以愉快】的反抗对话,除了不值一文的讲梗笑话,除了带来一些夸张的笑声。有【这么开心】却远远不足以够到【宝贵的东西】却被我觉得【一样值得】并且自己没有再【怀疑对方而感到痛苦】所以【只要想说就说不用负责】的【坦白】不用过脑不用反省不用思考,想做时便享受做的愉快, 不想做时就享受懒散的开心
明明【远远及不上】对方,却以为渐渐走近了,实际上只是【对方在照顾记住的我的习惯】而我只是【打消了怀疑的念头不再恶意揣度】就以为很了不起。
不敢想象后果所以不想,不敢想象有多慢所以不计划,想着总能解决的对方一定会开始的,为了既定的计划,自己只要做……在没做后稍微延迟和弥补就可以,却渐渐就因为【我们一定是彼此开心的】而忘记了紧迫感。对方却没有忘记。
没有做到过的事情凭着一时的感情就说肯定可以。没有做到时就一声这种意外肯定会有的对不起。工作也是,以前也是,现在想把精神支柱也是,可笑啊。

精神支柱,所以觉得什么都不可怕。谁是精神支柱,是对方的话语,是对方为了我们共同的作品而付出的努力,造就了我肯定可以什么都不怕的健康环境,所以作品是精神支柱。说到底又是一份我单方面的收获,我能让对方喜欢上作品的同级的热情呢,这事以往在别处也许可以装模作样的蒙过去,在这边却和自己良心的感受一样,甚至更敏锐,我却自以为可以了的打起了马虎。所以以前的工作学习人际也没有好过,却觉得过去了就不再有错。

每次都觉得说通了就过去了。这次却不是。一切我都记得,一切都紧逼在眼前,一切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切都可能发生。然而不写下来,或许几句开心的聊天后,就又觉得太好了,又松懈下去。
松懈什么也没有。我的人生早就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不可能不是最珍贵的情况,然而珍贵也远远不够。因为自己犯下过错误,所以才导致如此,不是没有犯下错误的循序渐进,是必须弥补的亏欠,我却总是忘记,还以为别人也会忘记。

是欠了的。做对事,信任,都只是到0而已。没有额外弥补到。一提到弥补,就觉得应该一天有48个小时才行,而自己力不从心,想到的事也不过是指哪打哪紧急恶补,而且时间还要很长,没空想别的也就放弃了想别的,即使想到也觉得【应该够了吧】
不够却以为够了 是在看轻对方。

口口声声说喜爱,做出的却不是让人满意的事情,甚至是惹人生气的事情。自以为自己除了没话找话的说错成自大对话外很注意,实际上什么也没注意。甚至因为不再需要以前世界中的一套礼数转用另一套坦承后也没学会另一套礼数。尊重,事实,只说有保证的话,信任,不恶意揣度,不只想着自己。

自己太烂了,但停下来想自己太烂了和没那么烂是不行的 只会给自己找到自欺欺人的借口 只会原谅自己罢了。
不该原谅的自己应该被记住,不是放弃而是弥补,为了弥补就没有时间悲痛。

自己只做到自己上限100的70,但如果没有300就会失去一切,所以我才会激烈的反抗说不能,不可以,我可以做到,然而却造成了欺骗,因为我害怕,因为我没有想好,没有敢面对。

自己被证明了喜欢人不可靠,还在被考验喜欢事情能到哪里,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没有喜欢过什么到深奥的部分,还自以为有一套理由很了不起。光是用想的突破了一点点就觉得自己超过了许多人特别好,然而却根本配不上给与我这些的人。所以我才能有开心有感激有支柱什么都有,却以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我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获得 如果没有 那我一定是这些原因的问题…………然而并不是。只是【开心的人自己想做】所以我被感染了,而我的证明只能是【我自己想做】这是对方【为我好】没有错,但并不是某些未名的谁也不知道的部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想说自己绝对知道,因为如果如此,就仿佛离得更远更可怕了——然而却早就不应该感到可怕,如果不恶意揣度的话。
只做到了这个地步而已,不恶意揣度,甚至未必到0。这件事伴随了我二十多年,所以还很满意自己居然改变了。然而却只是【自己】的部分,不是【我们的作品】

这些 全部都应该记住。还有更多应该记住。
如果每天6小时,那么一页一个阶段2小时就是3段,10页是30段,那么就是10天,10话是100天。如果草图能变成1小时构线1小时上色1小时 每天就是6段 就是50天 5天一话,这是周更的速度。 如果有朝一日能变成1小时草图1.5小时勾线上色,那每张2.5小时,需要40天。如果每天不止6小时,那么可以更快,如果并不是每天都可以6小时,那么遥遥无期。
我甚至没有主动去算,因为【我们都很开心】
在我感到心虚而【明天一定要努力】时,只能给自己找到借口,却忘了自己应该还在弥补他人。

所以又暂停了。不是别人是坏人,只有我的懒散是坏人。即使不懒散,我【自以为有热情】实则【按部就班】的部分也是欺骗。热情或许只在聊过通宵感到无比痛苦后产生,比如现在,却在松懈后自己觉得没事了就觉得别人也应该如此 应该忘记 应该和自己一样什么也做不到吧。

什么都没做到真是理所当然的人生了 所以也被父母奇怪 你怎么可能?但一个不太管,任由我去做,一个觉得焦虑,表现出来确是【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家人不是这样】这种没有说服力的话。

换做对方 不知想过多少次不知为何要浪费这个时间做无用功 不知为何要给垃圾信心和希望吧。

我不想做让对方伤心的垃圾,但想了说了却没拼命做到根本也是在伤害对方

我不想伤害给了我最多东西的人,我【想】给予一样甚至几倍的回报,然而自己【为你实现想法】的那套却在精密的可持续计算下行不通了,因为【八成是不能坚持的 如果只是为了人的感情】

就连我【考虑对方】的时间也应该换成【考虑关平】才能稍微贴近了那么一毫米对付需要的答案。

关平
我一直没在日记里提这个名字,明明是每天都念在嘴上的词。
是我的一半的孩子吗,从表现来说也许是的 甚至看起来更多,然而却不是,我明明知道。我只是【接收和帮了一些边角料】进行创造。即使画了也是【接受】而已,更何况一整年的怀疑【为什么和说好的赚钱和轻松不同了呢】又花了整半年知道【哦原来是因为变的更优秀更过于值得敬畏了】

半年前 半年多前就解决误会了吧。
却至今没有继续。

我犯下的巨大过错并没有【就这么度过】并没有因为【我有了进步】而【度过】

不深深的爱着和对别人付出 自己又怎么可能被爱着。一切都是【为了未来而允许而努力】。跟自大又自我意识过剩又将心比心又不独立又嫉妒别人的自己不一样,对方有健康的心灵而表现的就像我拥有精神支柱都比不上的爱的程度,超出了理解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我说【我也想】【我也能】也没负责的说,可能不能,也没【为了对方不浪费时间】而趁早放弃。
因为【我痛苦】。而对方也会,而且做好了准备,而且不是我恶意想的【更开心吧】不是。没有极端,一切都跟自己了解的一样。

我情感汹涌,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真正的原因,自己会想想【也说不定是那个 也没准是这个】总是往原谅自己和想想就开心上靠近吧。我情感汹涌 也许是因为卑劣的自私自大。
现在也有歉意和感激。然而却连怎么实行的计划都没有列过。画重置就没时间画同人,画同人就没时间画设定,都画就没时间画外包,而我却在画了外包以外,因为开心所以去休息。因为【我们想在一起的话 对方也一定乐意如此吧】却没打算自行承担自己的允许。

所以什么都做不到啊。不是智商不足脑子空档的问题。不是【我就是不知道我有什么办法】就完事的。不是【我已经比大部分人好了已经比以前的我好了】就够了的。不是【我比不上你就是比不上不用努力了】。

我要怎么做,对上天哭哭没有用,对家人朋友倾诉抱抱没有用。【我也没这么差劲】没有用。对精神空间的【对方创作的角色中我可以亲近的部分】求安慰没有用,这不是热情的一部分。
明天再说?明早是想不起来的。明早也许又会被对方的快乐感染而原谅自己吧。因为对方其实【并不以让我痛苦为乐】,所以不会故意【让我痛苦】,我也不能以此觉得自己无辜。

我要一个人就能感到快乐,不是开心,而是优秀。不是玩乐,而是完整。我还缺什么,不是【满足对方的愿望】而是我自己的愿望。不是【反正是错的所以我就不实现了以免跑偏】只要愿意承认角色们的已有事实 根本不会跑偏,而已有事实中,我甚至不敢说一句是【我的最爱】即使我知道最爱应该是最优秀的而不是【因为癖好喜欢的垃圾】,但依然会想到垃圾的概念而否认优秀。优秀的不只是对方的东西,不只是对方的角色,不只是对方的分镜剧情全局把控奇思妙想,必须是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不交流也可以的。脸。身体,性格,有趣的品味,小小的冷笑话,流畅合理又独一无二只属于某个人的对话,与众不同的人,与众不同的全部,节奏,信息量,气氛,速度感。有一大半我得做的部分没有做的够好,此为需要弥补,包括表情,理解,硬伤,手速,氛围。如果足够好应该是什么样子?好到我可以跟所有人推荐,尤其是品味好又想看优秀作品的人,没有阴影品味人生的人,能够打包票说想因为画面风格和绝对强者的实力想继续看,此也是弥补。光这些还不够。一个简单的想法画出来也远远不够,对方想看的画出来也是弥补。早就说过要的现在才做也是弥补。虽然【表面开心】但依旧【不够格】优秀,神级的优秀,首先我自己必须认同是神级的优秀的程度才能引起他人的兴趣。不做就太可惜了才够。绘画实力永远有更好的,所以不是【做不到不现实】而是【只有我才能理解到的透彻和独特,只有我才是最喜欢的全部的综合,不是【其中的这部分】。不是【没有对方更多的引导我就也想不到更多脑子空空】因为那根本不是引导,是纯粹的饕餮大餐,是思想的硕果。我也必须画出盛宴,不是靠量,不是靠时长,是真正的魅力,是只属于这个人的魅力。脸就是那张还能怎么办?还有其他部分啊,最爱的衣服,最爱的搭配,范本的表情,而不是原地修改3小时。真正的效率也是为此计算的,不是倔强争气,不是为了颜面,不是为了【我要是能回答岂不是很好玩】不是好玩才是尊重。不是好玩就是开心。不是沉默就是尴尬,比起随随便便,比起【我也能让别人开心】。

要画的灵感从已经有的地方寻找,凭空想象只会画出已经拥有的部分和错误的表情。不要不寻找参考觉得【我可以】从参考里也可以拥有灵感【他也可以】 不是为了一句反馈的素材提供,是为我自己【想要一试会更好】而提供。不是【笑到我自己】而是【这也太好了】而这也只是达到对方喜欢任意角色的爱,还有更多【因为是我的,所以我可以让他更 更 更好,的部分,所有,一切,自己觉得最棒的完成品给他,不是【体验一把草图就放下】的随便同人,把自己还不会的也给他,给他们,给还没有好好画过的人,反复记住他们,拥有自己的表格,在任何时候都对应上他们,没有空缺的对应。好好画外包不生气不发愁。沉默也没关系,不说没听没想的话,为优秀而开心,不是【我做了这么久我好厉害】的开心,不是反馈的开心,不是到此为止的开心,不是不合适就算了,想不到好的就算了。

这些都做到 能超越100吗?我不知道,超越自己太容易所以不知道。也许做的途中能有更多,但基础是必须做的,否则也只是临时满足了需求。即使超越也不该忘记原本自己想到的基础打算。困顿和负面情绪是不必的。

做自己不是放纵自己说更多自己也不信也不想负责的话,也不是变成不思考不说话的木头就是全心全意。
不是不计划健康一味熬夜少睡就是拼命。对方已经给的够多了,不管做什么不做什么什么态度怎么看我都够多了。我想偿还和给与更多,不是为了抱歉和自尊的。
睡了。
热情的部分很多是上次就想到的 这次大概更全面吧,又或者是保持紧迫的实施。
PR
如果沉浸悲伤也好鼓劲希望也好能直接从脑子变成日记就好了,不需要再花时间打字浪费一小时。
好早一阵之前,觉得自己的里面坐着一只黑狗。黑狗里面有一只金色的小狗。
再早以前,想到了暴君 花园,还有旅行者。听上去不分高下 实际上不是。但如果不比喻出旅行者,自己仿佛很不尊重人。只有劣根性是相似点 没能力救什么。

感受终究会忘记,留下的只有实在的事情。做过的事,画的东西,去过的地方。也唯有此,才能做为证明吧。悲伤的确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更何况还会拖留下事物的后腿,压过它。压过他就过去了。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到达有资格对话的起跑线。
话是这么说 实际上我太过看好自己了。不如说,不这么看好就不接受。知足?放弃?那就连资格都不会有。
如果想悲伤,悲伤还是那个悲伤,无非是,无法改变,从一开始就证明好的。然而自己真的知道事实了吗,那么远的,不能体会的东西,逃开的,浅尝辄止的自己能知道几分的事实?甚至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想象以外的真正的靠近。错误的靠近方法只证明了距离。本质上的,从一开始的 无法改变的那部分。但无法改变的逻辑,自己真的信服吗。
写这些果然还是浪费时间。又不是真的需要写。还以为自己写一会儿很有空,或者能总结点想法,实际上更困了。
甚至有点生气。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悲伤已经在写的途中过去了,甚至还要返回去擦掉不然看不下去。看到困的东西没必要留着,反正根本没在情绪,不知道在自以为归纳什么,本来想法就很碎片,连情绪都不在那基本就是废话而已。

想要。即使说 硬件不同啊 本性不同啊 需要时间和努力就证明不是了啊。也想要。也许是努力,也许是真自我,也许是别的什么奇迹。即使说,没有比较好啊,接受事实力所能及才是真啊,勉强自己很可悲啊,为他人,为一个概念努力很可悲啊,即使说,你所追求的概念和实际上不是一个东西啊,这是不自信的表现啊。又怎样呢,如果这都不算本心。就算逻辑漏洞百出,我也知道感受本身。即使说得到之后也不是he也可以,作为起跑线也可以。说法是改变自己或是发现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自己又是什么东西。沉稳也好疯子也好,也比麻醉自己浑浑噩噩跟所有人一样连开始都没有就放弃了的好。世界有错,社会有错 别人有错 本性有错 ,就满足了吗。根本没有满足,所以才会无聊,才会恶意,循环到死。

自以为过了一个月,其实才两周,又陷入了熟悉的和上次日记一样的悲伤(难过?忧郁?纠结?)中,不知该不该夸奖自己甚至没有增加点新的。
可能也是因为某个契机,觉得体会到了那种设身处地的【很烦躁没耐心并不是因为讨厌但也不是喜爱】的状态吧。又一次的觉得 什么都串联上了 原来如此。这种好像知道了更真相的心情让我仿佛在享受痛苦,因为不痛苦就好像飘飘然的越来越近了,但实际上有吗。真相中明明写着巨大的疏离感。虽然结论是,即使如此,自己也不会改变,因此这种凭空悲伤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让自己感到痛感到真实吧。
实际上是不是那么真实呢,现在和过去的真实,又一样吗?毕竟现在回头看自己,说出的让人难过 不可理喻 钻牛角尖的话,也不在少数 如果要把那些全部代入某种真相全部串联起来,未必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而那些我甚至快要想不起来为何,惭愧也好,想回头揍自己也好,都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了一样遥远。对于自己,只希望别人能看现在和未来,向前看而不向后追债,自己又为何总在翻别人的黄历并且唯独让自己不痛快?
忘记痛苦太容易了。但其实忘记快乐也一样。只因为现在感到快乐,那么就全部是快乐,如果能这样单纯的让自己活在快乐中也很好,但会不会因此就越活越幻想,最终因为幻想带来的落差害人害己呢。会影响到别人这点非常不好,也许这也是我最让人不安担忧的不确定因素吧。如果能活在事实的快乐中。。。我真的能做到吗,判断事实这种十之八九都会错的事。
企盼希望的自己,是真实自我的一部分吧。比起消除不安,更喜欢这么想着愉快。差别大概就是,什么都没做却希望,和正在努力,尽管可能根本会失败……的希望吧。
所谓【痛苦的真实】和现在的快乐比起来能有几分呢,尽管它仿佛在说【现在的快乐也有一大半是你的幻想哦】又如何呢。
我也想找回真正的自己啊。为了填补虚荣,不安,害怕,为了他人眼光,攀比,妒忌,索取…所做出行为的部分都不属于。
愁的时候就得想 宇宙这么广大自己算个屁
事实有什么好悲伤的就是事实
接受事实才能发现他的优点
不能强求他人
都没用的时候 应该吃东西睡一觉

但就是这么会这么愁呢 这种像是分离焦虑也好闲的没屁事吃饱了撑的也好
一定要滋生出来 一定要用事实吓唬自己
大概我至今没有接受过事实?事实到底是怎么一个事实 从来没有搞清楚过?

有空想这些真是浪费时间 应该去忙到忘记 没准还能有点成就感
但忙的时候也会在想
忙的不顺利还会加剧

我知道这些不是我的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根本无法争取,做不到的事情没有希望。
换位思考也能,很合理,麻烦的只有会因为这种事情绪败坏的我自己
记得收起来

但时不时还是会在
有时候突然会开心 觉得应该满足而且额外满足 还求什么呢 额外到无法返还的程度 还求什么呢 为什么不知足呢
有时候会自然无视 觉得好像没什么可带动情绪的 事实很正常
……所以愁起来的时候,是生理的错吗,还是思维的错。

跟别人说也得不到什么结论的。即使去知道发生的原理,知道大家都会有这种情绪又如何呢。知道是天生的又如何呢,我放弃不掉。如果说自己有什么值得自豪的执念 大概就是这种对现实的不承认吧,越不属于自己越想要的缺陷。如果有人希望我去叨扰,我不想说任何,如果别人不希望我叨扰,我就更最好自行消化。反正都是日经,最习惯的只有自己,换做别人还要替自己多想半天,结果自己还是在好了和感受不好中循环。除了做点事 睡觉以外还能怎么样呢

不想承认事实 不想承认事实 事实太痛苦了 就算事实已经很好了 非常好了
是填不满的欲望吗 是无法解决的什么都想要的矛盾吗 得到哪边都想要另一边吗

也不止。
这样的自己怎么能成为自己敬佩的做实事的人呢。至少现在不是吧
根本没有承认事实。因为不希望那是事实。不希望又不能逃跑 逃跑的话连事实都没有了。
【至少去努力可以达成的部分啊】达到不了可以极限接近啊
接近吗。
不承认事实能带来接近而不放弃的优点吗。我还真是会给劣质贴金啊!!不过好像感觉好多了
因为感到悲伤就哭起来的人 我自己是不喜欢的。偏偏自己就是。
消失大概是没有办法,只能靠增加别的了。总比无法消失就无视整个世界的好吧。
换位想的话 大概既恶心又同情 祝福时间能冲淡一切吧,反正人只能自己成长。

心脏真不舒服啊,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的梗一个个都融化 敞开心扉的去爱世界呢。
不过假设自己真的成为了做了许多事的人,暂时的满足也是靠虚荣填补的吧。毕竟给一点就能得到温暖,更何况给很多。
那这么看,填不上的缺口也许真的不是坏事了。总有那份虚荣和金钱也填不上的东西在了。
做梦有个常见的情景 就是很大的半环形剧场 很多的座位 黑漆漆的像电影要开始了 时间去迟了 要去找到大家的座位。很久以前也梦过大剧场 虽然不是找座位的焦虑梦 但场面都很大 好像还画下来过。

最近经常在想自己到底喜欢什么类型,有没有一两个词可以概括的共性 如果是这一两个词 那其他含有的人会喜欢吗 如果反而讨厌是为什么呢
讨厌的类型倒是挺容易想的。
又会在想,曾经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顽劣的东西,到底是后来日积月累养成的,还是自打特别小的时候就有了,不能怪在环境上。而自己特别小的时候就有的东西,是应该释放的天性吗,还是应该收敛矫正的天性呢。比如巨婴这种欲望。

前几天午睡的时候,大概很真实的在梦里感动到想哭,不是被焦虑,不是被欺压,是一种宏大的感动,像是什么浅紫色的环形跑道,也很大。差点就要哭了。是现实中过于熟悉这种仿佛被音乐吊起情绪的状态吗。梦中的情绪可真是随意摘取啊,不需要讲逻辑。

又去开药。如果说激素或者分泌激素的功能会影响情绪的话,那恐怕也是影响了好些年了。略微好转的时候是刚喜欢上GG那会儿吗,到底是哪股感情带头我已经无法分辨了,也许是用一种强烈的爱替代了另一种想要而不敢得的缺憾。沉浸在自以为这就是真爱的氛围中 直到幻想被现实驱散。

我到底喜欢什么呢 不求他人反馈的喜爱 不受气氛感染的喜爱 自己说得出理由 不会立刻掉头的喜爱 不会计较得失 不会因为缺点立刻觉得没那么喜欢的喜欢。

小时候喜欢什么,应该是很明确的吧 ,从没怀疑过,没想过为什么。但被人影响着的部分自打语言表达都不清晰的时候就开始了,羞耻,面子,虚荣。早早的拥有了道德正义,对自己感到被欺压极为敏锐,对自己欺压别人毫无自觉。被欺压了也不反抗,甚至感受不到为什么被如此对待,不知道要怎么指出别人的错误和自己的坚持,没想过,没底气,只能记住默默的【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这样的人】。不知道别人有何过错,附庸着想出贬低的比喻,想获得夸奖和认同。
从一开始
就烂透了。

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增长了自尊。保护了安全。划分界限。口口声声说着宽容。
承认自己 就不该认为这样是【烂】对不对 所谓一般是事实 没有不好
那我到底要怎么改才好呢。要求他人是错误的,要求好自己就好了…道理很老,真的做了 就发现对自己的要求里全部都变成了【不要要求别人】

微博没必要说话以后 就没兴趣说话了 就算有个饭否 也觉得没什么要去发泄给别人看的。
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好。不发图只哈哈哈又不好,也没有能说的牢骚。也不懂得怎么做个有趣的人,大概也因为我没有什么热爱的兴趣,漫画的事又不能说。是人忙了,还是觉得那些地方已经空洞无味了呢。
微博没必要说就懒得说以后,就发现,如果顺应本心,不想交流的地方太多了。从一开始就不愿意,长大了也没有独当一面成为能够被人依赖的,能够胸有成竹经验丰富的组织他人,愿意多揽些关于人的事多负责的人。宁愿事情都堆在自己身上,也不愿多说两句,多考虑一点别人能做什么,分发给每个人去做。即使考虑了,也根本没有充分发挥过,就跟大学时一样。
从一开始就最不屑的东西,直到发现他的强大时,也无法弥补,也不愿改变道路了。
但就算没有不屑,又真的能成为有经验,喜欢人际的人吗
明日复明日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回复
[04/20 EllFedy]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08/04)
(07/24)
饿
(07/22)
(07/19)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