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如果现在猝死,一定是大哭着耗尽体力去死,我本来打算睡,但一种奇怪的激动之情让我继续玩小游戏消磨睡不着的时间,这样反复几次以后 ,我突然想,该不会是想要哭吧,于是试着去哭,现在因为鼻涕无法呼吸也无法睡眠了。
对不起,比起证明一下自己我可以在多短的时间内赚到钱,我觉得真的会毁了自己的健康,不止是睡的太少,也睡不着了,别的什么都很好,一想到要多花时间跟甲方证明自己做的特别快特别值得继续合作也好提升价格也好,最后就是再次牺牲我的睡眠和进入睡眠的休息时间,连午睡也不行了,无法像小孩子那样困到不可控制的站着睡着,无法因为太疲劳躺着就立刻睡着,反倒在醒着的时候差点晕倒,睡不着可能是我意志力不够吧,但没法控制自己继续低效的画下去就为了证明自己是职业画手也是没有意志力,争口气的行为从来就不是意志力,你们错了,在我身上看错了,我这样耗尽体力又无法睡眠会死的吧,我的手指快麻木的没法动了,越来越麻木了现在,我要控制我现在不继续哭,要冷静,要去睡觉,我不能再这样了,我已经证明的够多了,再证明下去会死的,除了这个部分一切都好,不是用意志力而是用愉快去做的事情就是很好,而之所以愉快是因为可以正确无误的实现自己的理想品味也好,学到东西也好,获得比其他人更多的利益也好,感情的充实也好,都可以让我笑着放松的做下去,为了维持这个愉快去做合理的努力我也只觉得刚刚好,而现在太多了,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想着别人对自己夸张的看法,从头到尾就是错的对不对。啊啊,为什么我没法冷静的看透你们想跟我交流的是什么然后好好的说完呢,如果说完的话,也许就不会被自己幻想中的你们逼成这样了,对不起,都是我这个坏性格的错,我如果再好一点,就能开开心心的解决这一切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明明大部分都画完了。我的手指几度发麻的不能动了,因为失眠和耗费体力激动的双重作用,麻的特别厉害,该说的不管对错也许说了更好,错了还有弥补的余地,不说就会被自己的压力生生的加重这个未名但迟早会暴露出来的疾病,为了活着享受更多愉快的事情,还是不要顾面子不要怕麻烦不要担心失败的去说了吧。
PR
说忍住忍住 还是没忍住不说无聊
无聊无聊 还有潮水袭来的寂寞
打开了什么片放着就开始想吃东西
消停不了啊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有趣我没有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有攻击性我没有
好羡慕啊
结果还是不想正视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真是无用的老年人啊
谁都赢不了 为什么我会成长成这样啊

睡了一整天 又睡得不安宁 梦到坏事和好事
但睡觉可以度过时间 让自己置于不清醒的迷幻世界
梦到有人在我面前说着话就被驶入的车侧着碾碎一半,居然还能大声尖叫。这个褴褛苟活又傲慢的流浪儿,居然喊起了爸爸妈妈。但错不在我,我已经提醒过了,开车的人也是无辜的。幸好有其他热心的人抬走了他,太好了,没有我的事,虽然他肯定活不了了

我到底建立了怎样的世界观啊 为什么没有办法快乐
为什么想要和平,想要所有人一起快乐,想没有人受到伤害,想所有人都清楚明白,平均平等
就因为我从小不懂如何攻击或反击?所以这套理论可以保我做不了坏人,有人保护,保我的命

我到底是多么错误的,没有存活优势的生命啊
回家住了一个月
中途几次想来写但没有 因为觉得没有用
到底有多少次哭着睡着或者哭着醒来 但那又有什么用
日记也好 记录也好 公开也好 藏起来也好 又怎样呢
爱或者不爱 理解或者不理解
可能或者不可能 现实或者不现实
快乐也好痛苦也好 正确也好错误也好
大家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啊?
正确的事如此痛苦但依旧正确 与此相对的一切都变的不正确 到底还是正确的吗
为什么全都说得通全都有道理却还会哭呢 矫情?无病呻吟吗?但为什么会停不下来呢
也许是在家里住的太久 让我必须逃开每一件我不想说不想解释的事情
哦 去面对就有用吗 去面对要付出很多努力的吧
什么都不想努力的 即使是控制情绪 也只是随它去的行为吧
如果错了 就当我人生一命选错道路好了 我想下次就这么说吧 反正是自己选的呗 失败的基因反正也不会继承给谁 淘汰掉就好了
放弃一半得到另一半 那如果放弃得到任何一半呢 值得尊敬吗 我想也不会吧
况且值得尊敬又如何呢

回家以后记录渐渐停了 以前的我也不想看 以前的日记也不想看

有很多讨厌的东西 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有的吧
怎样算是喜欢呢 怎样算是爱呢

我会拒绝一切 我想斩断一切
所有会破坏现状的一切事情都会拒绝 因为只有现状是正确的 不然就把我敲晕失忆好了

那么多正反面 那么多正反面可能的影响 最终选谁?

我又不可能成为坏人 半吊子就半吊子吧

想想现在的自己一定很难看吧 虽然内心的样子不是那样的 但在别人看来一定是那样的 没有人会喜欢这个样子的自己
就算喜欢了 真的值得开心吗

如果现在很难过 那难过结束后呢
去做该做的事情就已经很开心了 去想主动想的事?哦 那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思考的结果如果是什么都好 又为什么要思考呢

如果不能达成的愿望就算想也不可能达成 如果可以达成的愿望不用任何努力就可以达成
那么自己为此难过到顶点 又能如何呢

我不想与世界战斗 但为了现状我可以去做

败者组。有多少人同我可以互相理解的这小撮人一样败者至此

不想难过的话 去做事就好了啊 反正你知道做了就会有开心的部分 但那种时候 是正常的时候 还是麻木的时候呢
痛苦和快乐和麻木的时候 哪边想的事情才是真实的?

如果我见识再广一点 认识再准确一点 发现自己同自己讨厌的那波人才是一模一样 证明了什么
也许是我曾经避开了更讨厌的一面 没想到另一面也很讨厌
也许是我就是这么喜欢我讨厌的东西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有做 况且 避开本身又不能学会任何事 从开始到最后都在一个地方 只是看用哪套语言来合理化自己的状态好了

哦 那么我的现状就是这么不合理 除了正确以外全都不合理
如果正确本身还值得讨论的话 我心所向又没有任何可靠之处的话 就是说我根本不知道最能让自己幸福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因为不去希望什么而缩在自己的小盒子里不去发现全世界的美好的可能性的话,那就下辈子再说吧

失去现状

去发现那些美好的可能性意味着我要破坏现状 我不能做

做不做我都没权利没资格没能力影响现状一丝一毫
哪样更令人悲哀呢

如此在乎现状而忘了原本该有的退路 脑子越来越不清醒
相比呢

直觉上
1意味着放弃正确的选择2意味着我在封闭洗脑自我的自虐3意味着我没有存在价值 不被任何人需要4意味着我抛弃了多年来的经验 非要做自己根本做不好的事情

虽然这几条都在不同的方向 但触及任何一条的边缘 我都会阻断自己的思考 说不可以 说不接受 说太可怕 有解决的办法吗 有 但我不敢去想。
所以现在无法止住的痛苦大概来自于我把自己困在一个每一面都在禁区的盒子里 除非有一天我觉得其中的一面可以被接纳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都可以接受的人 但只是因为避的习惯了 远离每一条边缘 每一条边缘都关我屁事呢 或者 怎么会有想去触的人 可能是太情绪化或者有阴影或者脑子不好或者性格无法理解吧 每一条边缘的弊端那么明显呢 几乎什么都不能接受 但 这样的人存在对我来说不是坏事 所以又仿佛都可以接受似的

也许我走上另一条路会更快乐吧
但我太过幸运了,或者我的守护神太过努力了
甚至不能说我遭遇了的这一切挣扎是坏事
唉……又回到这里了
精神状态还算良好 又比较有信心的时候 果然不会来写吧

如果世界上的人分为追随者与被追随者……即使有两者兼备的情况 我也是纯粹的站在追随者阵营里的吧。 天生的被动性 即使是表象的争取独立 也仅仅是改变追随对象 连创作也依附于原作才能激发欲望
也想试试记录自己觉得有趣的事 但发现 偶尔想发出的感叹 想记录的事情 微博也好 或者发在任何地方也好 似乎都不能称之为开心的有趣的事 除了转发的哈哈哈 自己的事情就只有抱怨 无聊 自我攻击和求安慰 这些事情 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想看 所以没有什么有感而发的东西 所以这样的自己 无法拥有什么有趣的朋友群 也是理所当然

之前回顾了一眼14年的自己 算是最活跃的一年吧 追随着那时的墙头 那时候的自己也许的确看上去有趣多了 发布的内容 也有用多了 那时候的自己 仿佛为后来的自己积攒了一切的好运
结束之后 就又变回没有作为的通常状态了 没有作为且深陷痛苦 只有各种时候会冒出来的无所谓的无效率的奇奇怪怪的痛苦 才构成了一切我想感叹的东西

我并不聪明这件事至今也会给我一些打击性质的感受 如果说意识到自己的水平就已经很不容易 那么我大概就还没有真正好好的意识到过吧 就算跟自己讲数字定标准 自己也依旧会奢望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而且一想到将来也得不到 就会被打击 事实 却不想服从于这样的事实 仿佛如果自己真的百分百没有 就会毁灭一样 或者有一点 但不够 自己就好像没有立足之地了 其他的优点优势 即使是现在让我想 我也很难想出几个来。

困了 去睡
丧的想不出说什么好
好难过 我真的是个曾经非常渣的人 真的是
没有人爱着的 即使被人爱上也因为自己得到了就冷漠的扔了还毫无愧疚之心的人渣
或许我还能想起这段事情已经很在乎了
但我真的没有自己自诩的那般见不得他人痛苦

我在高中时最初是真的非常喜爱刘南 甚至在小贺来问的时候不顾伤害眼前的人而选了她 看到她就开心 以为我们是可以共同进步的同类 一起听同个耳机 一起上绘画课到很晚 直到我不记得是什么原因 或许是她因为得意而试探了我 也或许是某次小小的报复 有好几次 我因为她不理我而难过到哭 甚至在食堂里当着小贺的面 直到她笑着又坐了过来 …………在那之后 我却因为一些细微的事情改观了 对家人不诚实也好 总在叫我讨厌的外号也好 被误会着崇拜后不当场澄清那是我的作品也好 甚至可能用我的画去当做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也好 我对于【我】的维护突然上升到超越对方 ……我甚至记不得她是为了什么事 在和平时一样夜里上完课我们去取车的时候 气哭到甚至朝我砸了个瓶子 而我当时内心没有一丝波澜。从那之后 我也没有觉得需要跟她生气 或者刻意不理睬 对方想跟我说话 想请我吃东西 我都欣然接受 但我心里一直觉得 一个让你伤心到痛苦过的人 完全不值得再给对方一丝感情 不然岂不是自虐狂。

从那之后 我一直当这件事是个证明自己干脆面对感情的值得小得意的事 毕竟我可是在曾经被她问【如果上了一个大学 你会不会还会跟我一起 】的时候 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只要你依旧是最强的就可以】的人。虽然伤了人,但我的取向就是为了自己和同类更好的工作 弱者不需要

我直到今天才真正的理解到真爱就是痛苦这件事情 如果要离开每个让我痛苦过的人 就是离开所有真爱 最后选一个无所谓的人

我和刘南曾经彼此痛苦 但时间却错开 这也是人与人常见的不对等关系 而普通朋友因为感情都很薄所以即使不对等也不会产生任何伤害 。但我至今也不会想和她重新成为朋友了。并不是彼此喜爱过 就应当在一起。

人间如此复杂 所以会怀念大脑还没发育健全的童年 因为越傻越有纯粹的快乐。

人与人的交流从来也无法成为当事人以为的交流

我忏悔了自己的人渣 好像坦承之后就可以让别人的好感度再上升似的 然而不可能的事情又为什么要幻想呢 仅仅因为无法控制的情感吗

人为什么要活着呢
我达到过了我的巅峰 ,可以做到又实行去做的事都做到了 ,实现了和强者搭档的愿望,明年 后年 5年 10年后 我又会想着什么呢 会从我开始先讨厌起对方把对方当做只要工作最低限度交流就可以的人 然后对方也不介意 我又很得意吗 虽然完全不想让这种痛苦发生 如果能那样倒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但人被打开过的眼界 就很难回的去了

一个人生活 做饭 养花 偶尔见见朋友 继续着有趣的工作 节俭的生活 偶尔会恨为什么自己这么贫穷 但想想将来的杰作就觉得没问题了 也许能和也一个人的朋友之间彼此安抚 住上一段时间都行

但 那时候就再也没法像现在这样每隔几天就被拔高一次的生活 自己的高度就永远的静止了

我不会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 也不会奢求这件事了。一个连自己灵魂都无法通过大量对比媒介描述的人 怎么能找到另一个彼此认识完整自己的人呢 这一世 如此就够了

想到这里 眼泪会忍不住 啊啊 沉浸自己的悲伤可真过瘾啊
这个世界的成年人 有多少隐瞒一生的秘密 又有多少欺骗自己到死的人。 小时候的我 真是无法想象如今的自己的。

即使是日记 也无法让昂扬的积极的幻想让我振奋起来了 即使是甜蜜的cp 也无法幻想着他们的永世轮回寄托精神的粮食了

一个被击溃的我
明日复明日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0/12)
(09/27)
(09/17)
(08/26)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