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置顶

理论上来说 也不会有其他人看到这个blog的黑泥
但我也并没有锁上它 想要找 也是找得到的

如果你真的那么好奇我而特地来到这里的话
谢谢你
PR
很久没有来好好写过了。也许是因为意识到这里多少还是个公开的地方吧
也许回到在纸上写日记的日子也不错。在昏黄的灯光下,只不过,想写快就会字太难看估计自己都认不出吧。
悲伤和愤怒也许是很接近的情绪,分人选择哪种常用的感觉,各自也都觉得这样的选择更符合自己的自尊吧。
最近到了晚上就会开始紧张,虽然的确晚上会想很多有的没得是常态了,但还是停不住不是吗。有人对话的情况下就会好些,不然甚至影响了工作的开始。害怕的东西很多,而无解的还是自己的心情。想着想着有时候会怒气冲冲,但不能不说服自己冷静。但即使冷静了,全身也都在紧张之中。
就会想回去。回到哪里呢,小时候吗。也许是秋天的关系,这种想要依赖着人想要安定的感觉。
未来一定会好的。
模仿着鼓励自己。这次的努力,跟以往不一样了。如果没有画出来什么的话,就很简单了。拼命捍卫的是 我的作品 。过去的 以及未来的可能性。只有这种捍卫时 才跟轻易退缩的以往不一样 有怒气浮现出来 吧。
想要回去,想要回去,回到安心的场所,尽管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眼前的光景却都是昏黄的灯光 温暖的床铺 院子 日复一日的学校 得过且过的作业 串门的朋友 课间短暂的闲聊 阳光和微风的紫藤走廊下
在害怕着什么呢 在害怕着未来吗 害怕被禁锢 害怕疲劳 害怕由于心态和疲劳又拖延了时间又更加疲劳不得不延期然后再次得到道德不安然后摧毁心态。
害怕不得不做 害怕被说服 害怕争吵 害怕被说不再争吵 害怕被说 害怕被掐住感情的咽喉

想要在温暖的灰色地板上看着外面飘扬的雪。想要没有莲蓬头的浴缸。想要钱。想和大家一起在游戏。想在父母身旁。想招待朋友 想在自然光下画水彩

要是能无所谓就好了,就像爸爸说的那样。但那也需要表面的和平才行,于是开始害怕失去和平。

微博上有句话说 在想不起来光辉的样子以后 才发觉 最初的光其实是自己眼中的光。把幻觉说的这么美好,我很喜欢

害怕忽然的失去 无影无踪的 没有踪迹的 没有连带人群可以同我一起疑惑的 孤单的失去

害怕独自一人 被嘲笑【只有你一个人会变成这样你莫不是个傻x】


本来觉得不会再难受的。
这些天里,爸爸的话是最受用的,明明也不是什么成功的爸爸,但也许天性使然吧。

结果还是感受到了巨大的悲伤,不知是从什么地方传来,不知在为何人何物悲伤,明明不应该的,明明这样没有用的,明明也没有值得,也没有被需要的。
如果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也许是注定了的惩罚也说不定。总是收进橱子里也不会想丢掉,结果也会遇到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愿意呆在那里的宝物啊。对这种性格的惩罚,人生会遇到几次呢?也许只有奇迹才能带来仅仅的一次,就再也不会敢去碰触了。人生没有奇迹也可以过完,

有时候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太清楚了。
原来一不小心已经这个点了。
睡了,明天再想吧。
最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
去年担心的事情大概总算到了时日
从梦里出来很痛,还有一堆现实问题要面对

对自己说,不是大事,不是大事,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这个人 对理想中的工作,保有过高的神圣之情了,被现实挫败无论是在哪种人生中都必然会发生的吧。

这种神圣之情,对我对他人都产生了一层虚妄的泡沫,对谁都不好,又献身,又索求。

大概因为心底认为自己是特别高大的存在,所以才觉得高的不切实际的东西才合适自己。一个自卑的来源。这种自负必须要在成长中降到自己的正常水平才行啊,不然现在也好,未来也好,终归是要跌倒的

自己啊,以前总觉得,我要去更高处找自己的同伴,找真正合适自己的地方,所以每到一处都觉得,啊,这里应该就是了吧。想想如果自己没有真心去寻找,一直在原来的世界里做一个偶尔嫌弃一下他人的人,就可以一辈子活在有念想有盼头的美好世界中了吧。

心里无法不难受。如果自己是更强大更有经验的人,也许就能一笑了之了。但即使不是这么可以从上向下看的人,也至少应该平齐目线来看才是。如果人真的没有办法改变,学着成长总归是可以的吧。所谓成长就是,不把所有事情看得绝对,包括理想吧。
如果有宗教的话,就能有一个永远发着光的东西在那里了。但现实不是那么遥远的东西,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去面对才行。
因为摸不透猜不到所以觉得遥远所以觉得高大所以托付太多人类不能承受之事,事到如今总归发现了这一点。

心在紧缩胃在翻搅,有时候想如果自己的体质不会如此那心情转变也会快许多吧。
是呢,发什么愁呢,该解决的一步步解决不就好了吗。如果说害怕什么,大概还是自己的感情吧,感情一但被把握着,一不小心崩塌,就会更加伤害自己了。

喜欢的东西,愉快的心情,都不想停止啊。如果自己更不用考虑感情,更纯理一些,想必能愉快很多吧。

自己知道自己有厚重的防护壳,还是尝试着探出了自己的安全区,看到不一样的世界,心情冲突难以接受是必然的吧,但这个世界有没有这么可怕,又要不要继续回到壳里去呢。回去的话,能保证再不出来吗?

我一直很想成为可以接纳这个世界的人。所以不坚强的面对是不行的,不一条条解决而咔嚓剪断躲回去是不行的。尽管我心中的难受感有个更简单的解决方式,非黑即白不就好了嘛,那样你就安全了,崇高的东西也又回来了。

没有那么可怕,没有那么可怕的啊。说到底,被自己的感情伤害到也不是多可怕的事情,伤害就使劲的伤好了,感情是总会悄然离去的东西,而现实利益不是。
这两天和钉钉和小贺都聊了聊 感觉舒畅了不少
以【要解决的事】为话题来说的话,果然连自己的表达都会变得沉静一些,说着说着好像自己就也知道该做什么了
前阵子难过时还在想,如果灵魂有浓淡之分,自己的灵魂一定是很稀薄的那种吧
但过于自卑了真是带不来什么益处,只会让自己和别人都不爽。我可不想这种不爽影响到工作的酿制。啊,简直就像是什么心情不好酒都变苦吧。不管怎么算利益考量,都不能说没有感情的影响啊。啊,又想起前几天自己觉得感情就是纯粹的错误这件事,那么这种好感度累积式的感情,应该是就是让本可能在各个时间节点的客观判断下断线的东西串联成平滑的图形吧。因为客观是断线感情没有所以的确是错误的,但这样给了一些挽回的缓冲,让整体没有止损结束而继续下去的东西,就是这样的功能吧。至于要不要使用或者是不是该说是正确的感情,应该是看这个断线的时间算是长还是短了…以人生有限作为参照物的话,应该还是有些社会共识的吧。
想丰富一下自己那部分生活-结果因为外包+工作就占完精力-要是有钱就好了
可不是吗 有钱可以解决好多事呢 很多事都不是堆在未来才能做的了 也就不用为未来到底能不能做成而不安恐慌了
不安恐慌啊。本来才是最没必要的东西吧,恐慌到最后也只是降临到自己身上而已,那到底是为什么恐慌。
朋友们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不好。隔得久了难得正确回升的就比较多吧,而感情又可以拉上这么长时间距离的断线,真是可以忘记低谷又回到平滑的表面了。
清醒的降临的确值得可怕,因为很疼,但疼完了未必就是坏事,也许还有传说中的成长呢。
这次我不能像以前那样躲和逃了,所以迎面上去,打在脸上。
啊,今天安详的犯困了呢
明天也记得多喜欢自己一点啊,我可没有那么差劲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