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讲真忍者blog这个土土的管理页面实在没什么记录的安全感,让人不太想写,不过我又不想在别处写了复制

我这是怎么了呢,独自躺了两天,什么也没得到
休息不算安心 钱也没赚 书没看游戏没玩乱花一堆钱点外卖 情感也没得到慰藉 精神也没充实 健康也没得到什么善待
都怪在接了外包身上吗?还是我在犯病 如果是病 总要有个病因吧
是缺觉?缺钱?生理规律?自我中心?太在乎别人?越懒越懒?错误的幻想与落差?太安逸就自寻烦恼的抖m本性?深层的观念阴影?神秘的感情与情绪?
又或者是允许自己什么都不做后又感觉痛苦的现在的自己比较有病
是太过愚蠢 以至于无法理清主次轻重 又思维短浅?

如果不做比较痛苦 那做不就好了吗?明明不是什么难的,有压力的事,做起来明明都很擅长,为什么不先去做呢,为什么选择沉溺于饱含愧疚又好像很爽的拖延状态呢

同样的问题聊太多次就没趣了,作为被这样惹烦的我,应当最清楚不过了
往前进才不会让人同情后就厌倦

最后的解决方案 也许就还是 今天就好好的睡一觉吧

尽情去做的人 会自己比较开心 也比较招人喜欢吧
而我就无法依靠自己的意志去尽情的,不顾后果的做
大概是觉得自己在失败来临前无法预警 挫败了又无法弥补吧
就是怕后悔啊
但后不后悔 本身也是由自己判断决定的吧

最好有那么一条路 没有争吵 没有不解 和气美满 一路上升 持久绵长 浓情蜜意
最好不要下降 因为我会因此怀疑自己走错 最好不要持平 因为我会觉得自己江郎才尽嫉妒青春

这么说出自己挫败感反面的愿望 也是挺好笑的不是

如果我闭着眼向前冲 未来的自己会生气吗
不犯法又不寻死的话 总归回头看都得夸奖自己跑了多远吧
但也许也会生气就是了 都怪你 害我失去了一切 还要带着一身伤痕 顶着下滑的身体机能重头再来
都怪你不时常反思 泼泼冷水看清现实 结果死的方式没预估到 没做心理准备 震惊到不能恢复了吧

嗯 但我现在即使如此努力的走两步看一步 不敢这不敢那 没事还要寻思一个死亡的可能性难过一下自己
已有的保全措施还是那些 自己能力能做到的程度也只有那点 没有的怎么都不会有,想不到的死也想不到 不是更没用吗…… 气什么 自己打娘胎出来脑子就不好使吗

而且假想可怕的别人也就算了 为什么还有假想的可怕的自己啊

同样的问题 说太多次就是单纯的脑筋不好还乱撒娇了

希望自己能多开心一点 啊不 多睡足一点吧

如果第三名的牌子就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高呼自己是第一名才能比较开心的话 试试也无妨……?欺骗的人只有自己 最多也只是让发奖人看个笑话吧 又没有害谁

欺骗自己比较开心。好像又绕回去了
但清楚的知道是欺骗的话 不是很活在真实吗 跟尚且无法意识到的自我洗脑比起来的话

我应该还有一些自我洗脑的项目吧 不过反正自己没有脑先预知到的话 就等知道真相的那天再说好了

这么想的话 心情好像愉快了一些
不过想想就算我说 释放情感不要压抑! 实际状况中也还是老样子吧 毕竟能力有限 想什么说变就能变呢

说起来 我真的有那么讨厌书吗 应该没有啊
可能是阴影 更可能是面子 面子本身也是阴影
不知道阴影和能力的极限 谁对性格形成的影响比较大

不过如果说书是不浪费时间最好的方式 那什么都不想做就想浪费时间的时候自然就排在最末位了……最前位大概是小游戏和昏睡吧,吃饭看片次级,音乐和游戏排中间,如果选了音乐就离画图不远了,工作也就能做了……工作都完成了,在一个最充实到富余的状态下 大概才选择看书吧……

这么看自己的人生还真单调啊 明明除了工作还有各种各样可选项的……结果被自己的时不时的【我想浪费时间】的决定全部屏蔽了
连自己营生的画力都是在浪费时间中习得的,这算什么 反抗心的一种纾解方式吗?只要是浪费时间的事都喜欢做,只要被自己划在正事里就谁都不想?hmm
所以越是疲劳到不得不睡的时候也睡不着吗

按照这个思路 没准能找到解决方法也说不定
这可真是和把【有用】作为信条的我背道而驰啊
不过有用的范畴太广了 放在以后再想。
与浪费时间相对应的,
应当是【正事】这个词给我下的魔咒吧
PR
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如果现在猝死,一定是大哭着耗尽体力去死,我本来打算睡,但一种奇怪的激动之情让我继续玩小游戏消磨睡不着的时间,这样反复几次以后 ,我突然想,该不会是想要哭吧,于是试着去哭,现在因为鼻涕无法呼吸也无法睡眠了。
对不起,比起证明一下自己我可以在多短的时间内赚到钱,我觉得真的会毁了自己的健康,不止是睡的太少,也睡不着了,别的什么都很好,一想到要多花时间跟甲方证明自己做的特别快特别值得继续合作也好提升价格也好,最后就是再次牺牲我的睡眠和进入睡眠的休息时间,连午睡也不行了,无法像小孩子那样困到不可控制的站着睡着,无法因为太疲劳躺着就立刻睡着,反倒在醒着的时候差点晕倒,睡不着可能是我意志力不够吧,但没法控制自己继续低效的画下去就为了证明自己是职业画手也是没有意志力,争口气的行为从来就不是意志力,你们错了,在我身上看错了,我这样耗尽体力又无法睡眠会死的吧,我的手指快麻木的没法动了,越来越麻木了现在,我要控制我现在不继续哭,要冷静,要去睡觉,我不能再这样了,我已经证明的够多了,再证明下去会死的,除了这个部分一切都好,不是用意志力而是用愉快去做的事情就是很好,而之所以愉快是因为可以正确无误的实现自己的理想品味也好,学到东西也好,获得比其他人更多的利益也好,感情的充实也好,都可以让我笑着放松的做下去,为了维持这个愉快去做合理的努力我也只觉得刚刚好,而现在太多了,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想着别人对自己夸张的看法,从头到尾就是错的对不对。啊啊,为什么我没法冷静的看透你们想跟我交流的是什么然后好好的说完呢,如果说完的话,也许就不会被自己幻想中的你们逼成这样了,对不起,都是我这个坏性格的错,我如果再好一点,就能开开心心的解决这一切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可遏制的爆发出来,明明大部分都画完了。我的手指几度发麻的不能动了,因为失眠和耗费体力激动的双重作用,麻的特别厉害,该说的不管对错也许说了更好,错了还有弥补的余地,不说就会被自己的压力生生的加重这个未名但迟早会暴露出来的疾病,为了活着享受更多愉快的事情,还是不要顾面子不要怕麻烦不要担心失败的去说了吧。
说忍住忍住 还是没忍住不说无聊
无聊无聊 还有潮水袭来的寂寞
打开了什么片放着就开始想吃东西
消停不了啊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有趣我没有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有攻击性我没有
好羡慕啊
结果还是不想正视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真是无用的老年人啊
谁都赢不了 为什么我会成长成这样啊

睡了一整天 又睡得不安宁 梦到坏事和好事
但睡觉可以度过时间 让自己置于不清醒的迷幻世界
梦到有人在我面前说着话就被驶入的车侧着碾碎一半,居然还能大声尖叫。这个褴褛苟活又傲慢的流浪儿,居然喊起了爸爸妈妈。但错不在我,我已经提醒过了,开车的人也是无辜的。幸好有其他热心的人抬走了他,太好了,没有我的事,虽然他肯定活不了了

我到底建立了怎样的世界观啊 为什么没有办法快乐
为什么想要和平,想要所有人一起快乐,想没有人受到伤害,想所有人都清楚明白,平均平等
就因为我从小不懂如何攻击或反击?所以这套理论可以保我做不了坏人,有人保护,保我的命

我到底是多么错误的,没有存活优势的生命啊
回家住了一个月
中途几次想来写但没有 因为觉得没有用
到底有多少次哭着睡着或者哭着醒来 但那又有什么用
日记也好 记录也好 公开也好 藏起来也好 又怎样呢
爱或者不爱 理解或者不理解
可能或者不可能 现实或者不现实
快乐也好痛苦也好 正确也好错误也好
大家的界限到底在哪里啊?
正确的事如此痛苦但依旧正确 与此相对的一切都变的不正确 到底还是正确的吗
为什么全都说得通全都有道理却还会哭呢 矫情?无病呻吟吗?但为什么会停不下来呢
也许是在家里住的太久 让我必须逃开每一件我不想说不想解释的事情
哦 去面对就有用吗 去面对要付出很多努力的吧
什么都不想努力的 即使是控制情绪 也只是随它去的行为吧
如果错了 就当我人生一命选错道路好了 我想下次就这么说吧 反正是自己选的呗 失败的基因反正也不会继承给谁 淘汰掉就好了
放弃一半得到另一半 那如果放弃得到任何一半呢 值得尊敬吗 我想也不会吧
况且值得尊敬又如何呢

回家以后记录渐渐停了 以前的我也不想看 以前的日记也不想看

有很多讨厌的东西 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有的吧
怎样算是喜欢呢 怎样算是爱呢

我会拒绝一切 我想斩断一切
所有会破坏现状的一切事情都会拒绝 因为只有现状是正确的 不然就把我敲晕失忆好了

那么多正反面 那么多正反面可能的影响 最终选谁?

我又不可能成为坏人 半吊子就半吊子吧

想想现在的自己一定很难看吧 虽然内心的样子不是那样的 但在别人看来一定是那样的 没有人会喜欢这个样子的自己
就算喜欢了 真的值得开心吗

如果现在很难过 那难过结束后呢
去做该做的事情就已经很开心了 去想主动想的事?哦 那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思考的结果如果是什么都好 又为什么要思考呢

如果不能达成的愿望就算想也不可能达成 如果可以达成的愿望不用任何努力就可以达成
那么自己为此难过到顶点 又能如何呢

我不想与世界战斗 但为了现状我可以去做

败者组。有多少人同我可以互相理解的这小撮人一样败者至此

不想难过的话 去做事就好了啊 反正你知道做了就会有开心的部分 但那种时候 是正常的时候 还是麻木的时候呢
痛苦和快乐和麻木的时候 哪边想的事情才是真实的?

如果我见识再广一点 认识再准确一点 发现自己同自己讨厌的那波人才是一模一样 证明了什么
也许是我曾经避开了更讨厌的一面 没想到另一面也很讨厌
也许是我就是这么喜欢我讨厌的东西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有做 况且 避开本身又不能学会任何事 从开始到最后都在一个地方 只是看用哪套语言来合理化自己的状态好了

哦 那么我的现状就是这么不合理 除了正确以外全都不合理
如果正确本身还值得讨论的话 我心所向又没有任何可靠之处的话 就是说我根本不知道最能让自己幸福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因为不去希望什么而缩在自己的小盒子里不去发现全世界的美好的可能性的话,那就下辈子再说吧

失去现状

去发现那些美好的可能性意味着我要破坏现状 我不能做

做不做我都没权利没资格没能力影响现状一丝一毫
哪样更令人悲哀呢

如此在乎现状而忘了原本该有的退路 脑子越来越不清醒
相比呢

直觉上
1意味着放弃正确的选择2意味着我在封闭洗脑自我的自虐3意味着我没有存在价值 不被任何人需要4意味着我抛弃了多年来的经验 非要做自己根本做不好的事情

虽然这几条都在不同的方向 但触及任何一条的边缘 我都会阻断自己的思考 说不可以 说不接受 说太可怕 有解决的办法吗 有 但我不敢去想。
所以现在无法止住的痛苦大概来自于我把自己困在一个每一面都在禁区的盒子里 除非有一天我觉得其中的一面可以被接纳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什么都可以接受的人 但只是因为避的习惯了 远离每一条边缘 每一条边缘都关我屁事呢 或者 怎么会有想去触的人 可能是太情绪化或者有阴影或者脑子不好或者性格无法理解吧 每一条边缘的弊端那么明显呢 几乎什么都不能接受 但 这样的人存在对我来说不是坏事 所以又仿佛都可以接受似的

也许我走上另一条路会更快乐吧
但我太过幸运了,或者我的守护神太过努力了
甚至不能说我遭遇了的这一切挣扎是坏事
唉……又回到这里了
精神状态还算良好 又比较有信心的时候 果然不会来写吧

如果世界上的人分为追随者与被追随者……即使有两者兼备的情况 我也是纯粹的站在追随者阵营里的吧。 天生的被动性 即使是表象的争取独立 也仅仅是改变追随对象 连创作也依附于原作才能激发欲望
也想试试记录自己觉得有趣的事 但发现 偶尔想发出的感叹 想记录的事情 微博也好 或者发在任何地方也好 似乎都不能称之为开心的有趣的事 除了转发的哈哈哈 自己的事情就只有抱怨 无聊 自我攻击和求安慰 这些事情 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想看 所以没有什么有感而发的东西 所以这样的自己 无法拥有什么有趣的朋友群 也是理所当然

之前回顾了一眼14年的自己 算是最活跃的一年吧 追随着那时的墙头 那时候的自己也许的确看上去有趣多了 发布的内容 也有用多了 那时候的自己 仿佛为后来的自己积攒了一切的好运
结束之后 就又变回没有作为的通常状态了 没有作为且深陷痛苦 只有各种时候会冒出来的无所谓的无效率的奇奇怪怪的痛苦 才构成了一切我想感叹的东西

我并不聪明这件事至今也会给我一些打击性质的感受 如果说意识到自己的水平就已经很不容易 那么我大概就还没有真正好好的意识到过吧 就算跟自己讲数字定标准 自己也依旧会奢望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而且一想到将来也得不到 就会被打击 事实 却不想服从于这样的事实 仿佛如果自己真的百分百没有 就会毁灭一样 或者有一点 但不够 自己就好像没有立足之地了 其他的优点优势 即使是现在让我想 我也很难想出几个来。

困了 去睡
丧的想不出说什么好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