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前几天总在想 全身都是以善意自居的人 果然在被逼到极限时爆发出的黑暗 以善为名的恶 比以恶意自居的人平时展露的恶 要浓重恐怖的多。
我的灵魂最舒适 最顺理成章的形象是什么呢 倘若不受这个世界所限。是皇家骑士团的士兵,或是修女?他们都有一份不会动摇的正义可以为之付出一生,拥有共同战斗的同伴们 ,为弱者苍生献上福音。混于穿着相似的团体,无法辨认彼此。同现在的我或未来的我都完全不同,但却充满了安定的光辉。
有时想想我选择光辉部队的理由大概其实只是因为光明一方总是纯白洁净空气清新建筑整齐威严阳光遍地绿意勃发,还有鸟类美丽的翅膀,从审美上来说,比黑暗势力破破烂烂枯树干土泥沼昏暗污浊植物和房子都充满刺和尖角鬼火飘在漆黑的夜里 要舒适的多了。如果这两者环境,或是首领的品味相反 我就选黑暗势力。但黑暗势力和光明势力要平分白天和夜晚的话,结果总是过于明显的吧。
小时候填同学录的时候,我还一度把梦想填成 【征服地球】【黑暗大魔王的老婆】呢,明明自己没有迷恋过几个反派角色。但是就是很帅嘛又很有趣。目标又明确,比起漂泊的游侠,充满希望极了。
我的审美似乎在很小很小 甚至不认识字的时候 就逐渐产生了 挑选会看的东西 和绝对不想看的东西的时候 比起内容会不会有趣 画的太烂怕首先就不行 而且十有八九也不有趣。这种判断至今也广泛适用着 很难说曾经觉得丑现在就觉得好看了 。这大概是我身上唯一且最明显有用的天赐礼物了。可惜好像和智商够不上边。
虽然这辈子完全不喜欢宗教,但放在他世生存的话,估计我会为宗教艺术献出一生吧。
这辈子在机缘巧合中如此偏离自己的既定轨道 很难说是幸运还是不幸 但 就像是 意外 这个词本身带给人的感受一样。也有可能次次都在意外中度过,毕竟我是这么容易受到他人引领而无法坚定信念的人。在恶的时代成为大恶的附庸 在善的时代成为大善的附庸。大善本质上也是大恶。这份无自觉无责任的恶 可以让我获得无以伦比的安心和依赖。
如果此世我想从这个循环跳脱出去,那就是选择了一条内心无法安宁的痛苦之路。好在这个时代里肉体很难真正的痛苦,即使选择心灵的痛苦也是可以承受的。
如果寿命无限延长下去,或是现在的十倍百倍长,我会怎么选择呢。如果人们永世都在各自积累,你追我赶,那么拥有一定优势的我,必须绝对不能轻易丢弃,必须在同一样事物上专精磨练,才可能活得比别人舒服那么一点。相比之下 死亡作为人的终点 是一样多么温柔的存在啊。我可以在任意一条路上把自己玩坏 但可以在各种坏中无悔的迎接死亡。甚至能够拥有一段绚丽的人生以供回首。
拿结婚的使命来说吧,结婚是一种可能的坏,不结婚也是一种可能的坏,假设坏就是自己过得很惨又给别人造成麻烦吧,那么跻身人群结婚 总能在攀比中获得自己的优越 避开人群不结婚 优越就更加明显了,别人没有的我都有。但如果大家都规划起永生来,那么结婚是坏,不结婚是绝对的好了,人人只要有条件都会选择好的一方,人群中竞争的道路更加狭窄了,而人群外也得不到半点好处。
既然是天生的弱者,那么当发现自己是弱者的时候,怎才能变强呢。背离使命,释放恶意,无视他人,抛弃希望。要干的净是一些坏事儿,但他们是我最能想到的,认识自己的真实从而凌驾于幻想中人的方法了。
大概会时不时的非常痛苦吧,怀念中的日子的美好在向我招手,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成功了。我可以在此世成为一名制造幻想的人,幻想中的正义和希望是苍生的福音。而我,每次都沉溺于其中来创造,说不定就在里面好好的住下了,在明知道那是幻想的情况下。又或者,我不创造任何的福音,不养育任何人,不影响任何人,深知自己的天顶,在他人怜悯的眼神中,过完看似骄傲实则谦卑的不屈从于任何人的一生。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