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在镜子前摘了眼镜,试着露出自信又聪慧的眼神,然后试着微笑,然后试着露齿而笑
真是奇妙
面部肌肉感觉有点累,我平时可都是瘫软着和微微皱眉和不爽的仰着头和厚厚的笑着,脸上堆满肉,更别提什么眼睛了
是啊,我这么懒惰
如果瘦了的话想剪短发
中长发在日系标准脸谱里经常是最没个性的那个,但实际要打理又要修剪,早上起来不是蓬着就是歪向一边,更短的发型亦是如此。大家在国内更多是随便的留着,顺便也被男性觉得淑女。而剪短的往往非常时尚了
今天啊,加班到十一点半,大家为了赶版本都很忙,但其实我做的只是前两天说的活儿,也不赶着,只是拖到最后那就做一做。其实自己早就不被计入战斗力了,不过到底是多早以前?我不知道,也许一两周,也许几个月,也许是间歇性的。我早就知道被失望了,但我也以为自己本来就没被判断很高,也许我在很多地方都错了。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以弥补的,我没有怨言,但也没必要再多留了。也许我花在上班的年份太久了。我从没从效率的角度考虑过该怎么努力,想成为的方向也和企业型大相径庭,我只是崇拜着线条的技巧无他,甚至不是光影,所以我根本就是派不上用场的,从没好好承认过这点,是我的错,因为我以为自己一旦承认了,就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类型,一无是处,被人鄙视到骨子里。我也很难重新学习效率的思维模式,我还是喜欢陷在激情的推动力里,空想主义,或是什么,一旦没有激情,又会再次决得自己一无是处,连心态也是下下等的,连自己也嫌弃自己,社交严重的障碍起来,既然都想缩回壳里,又怎么帮的上高期待着自己的人?我不喜欢打探八卦,没有对比,我也始终觉得自己肯定是特好骗的那个,给了我最低的职位和最低的工资,但如果未必呢?我不敢想,我是给了别人多大的失望啊。都是我的错,我不健康身心的错,不能独自而又主动的去探索的错。对我来说,最熟悉的永远是那种被我唾弃的,周围都是群没能力的家伙的专业环境,我又不喜欢。周围都强过我的环境我也经历过,高三,但我觉得那是个牢笼,我心生怨恨,没有任何喘息,性格内向,我甘愿不做任何离开自己地位的争取。我觉得我努力选了最好的工作,最好的介绍了自己,我一边觉得自己根本没付出什么有效的劳动,一边觉得自己其实可以赚的多的多的多。
我自认擅长代入思考,却总是从其他人的角度来判定自己,从没想过这么做是否有效,只看在他人看来是否值得。我甚至没有好好的从自己的角度想过,至少,从大前提是信任自己的角度。我不相信自己,但宁可相信自己理解的他人。所以才总是要么自信要么自卑,到了一个极端就给自己打另个极端的强心针,这样好不好?我不知道。
最近总是会觉得恍若隔世,记不起来以前想过什么,周末过去想不起来为什么在上班,也许是哪里记忆力衰退吗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4/20 EllFedy]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08/04)
(07/24)
饿
(07/22)
(07/19)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