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这几天去了几个博物馆,昨天很累,回来就睡着了。夜里10点到5点是失眠的
我可能有时候会有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吧,想想我家人似乎也可能都有。
于是看了看招行信用卡的保险,没什么很实用的

把疯子那本书磨磨蹭蹭的看完了,只能说作者,不, 男主真是一个失眠的可怜人。之所以好奇的看下去是因为封面虽然可怕且哗众取宠,作者和文风却并不,感觉还是可以稍微了解一下。

然后今天在知乎看了反社会人格感受的自述,的确,基本是挺准确的,除了答主本身还是个小孩子——还有点爱显摆,以外。评论里那位说着可怕的话的人也许只是利用网络的不可知在吓唬答主或者只是为了好玩,而答主不管是怎么理解的90%肯定也是在看这个大胆言语的人的乐子。
倘若反社会者——不是那种杀人放火不过脑冲动就做了的精神病——那难道多数都是可以清晰意识到自己与众不同的特征、并且诚实冷静的去面对自己欲望和缺失的人?那岂不是可以说,反社会几乎都发生在智商较高、无阴影的顺利人生的人身上?那,换个角度,也许反社会的超绝理智才是健康成年人的衡量标准啊——感情用事、无端恐惧,焦虑以及矛盾,都是大部分人存在的不健康、无益于自身的行为啊。如果是无法自控的暴力冲动者,那根本是精神病的范畴,而不是人格了?
知乎上也看过高智商者是否人情淡漠的自述,基本逻辑是很接近的。清晰可控的情感,不为无用之事多付出精力,对人群和道德有着自己的看法。

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挑出点心理上的毛病——这也是为什么在没到达吃药的程度之前只需要被安慰大家都常有这种想法就可以使之舒畅。而我们普通人,因为道德约束,会给自己的不良行为找一个借口,让他变得比较正确,这样才能安心,而不是直接承认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这不是弱于承认自己无可改变的缺点的反社会低情感者吗?

在和平年代,自我利益优先、和判断利益价值的人际交往,以及效率优先,兴趣主导的行事基准必然是真理。那么,反社会人格者会成为优胜劣汰的主流?

还是说,少数派的优势只有在其是少数派时才能显露出来,看破人群并利用人群的共性凌驾于其上。一旦少数派不再是少数派,那么就失去了可以轻易操控的对象,因为其他人没有因共性而产生的思维漏洞——自己才是具有广泛普遍性的群羊之一——优势也随之消失殆尽?
当思维模式和人格本身都不具有什么独特之处时,也许唯有智商这种对比性质的东西还留存着构建少数派优势人群的能力。
当然就现世而言,反社会的少数派地位还会持续很久。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0/12)
(09/27)
(09/17)
(08/26)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