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昨天正式离职了
我总认为,记忆是十分珍贵的东西,总恨不得留下任何保有记忆的东西而不随便割舍
包括一些可能再也不会用到的东西
比如聊天记录
但是我依旧很想好好保存下来,想哪一天拿出来回顾整理

有些话回头看一遍才能发现漏了哪里
milk太太说了很多关于计划和目的的思考方式
比如说仔细的考虑并且丢掉没必要的纠结部分
不知道的事情就去了解,而不是拒绝思考

我不知道以前自己想过这些没有,我感到非常的陌生和新鲜,时间和对象的原因吧。
可能我对谁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我肯定没有那么清晰的界限
而且不管对谁说,我肯定是拒绝长期计划的,我的例子
但其实我应该也是做过长期计划的,唯有把长期计划当做眼前计划来考虑,才能特别可行

和milk说的事情可能也是类似,只不过那个的范畴更广了许多,而一旦我认为超出太远,我就绝对不会去考虑了。尤其是和人际相关的事情

人际的天赋?又或者是思维的天赋?十分令人羡慕
至少我连去思考对方喜好的勇气都没有,我更愿意完全真实的表达自己后,让对方来决定

被动的我

状态好时方能主动吧,想想也是非常少见的情况了。要说的话应该是我每次对什么墙头抱有狂热热情的时候,才会去主动做很多事,然后自然就收获了。我认为这已经是我最好的最珍贵的结果了。但按milk太太说,这样的运气只是E,主动计划过能遇到的运气是A。

我觉得不可思议

对了,我也顺便想到一件事
我总是只愿意结识比自己弱的人
我不知道要怎样和强者交流,他们令我畏惧,我也不想去了解他们。我更愿意当自己变强后自然的被强者邀请,以及那种时候我未必是在弱者的一方

钉钉虽然是我的心友我也非常信任她的判断,但从行动力来说她是比我还弱的
milk则是伪装成了和我相仿的弱者和我熟识起来

其他人都是比我弱的人

(的确也有和我差不多程度并且某些方面远超于我的朋友,但都并没深入交流过也没有深入交流的需求,以及在思维回路的高度上,并没有拉开很大的差距)

我不知道要怎么突破这个人际圈,要说羡慕,要说不甘,也是羡慕别人可以遇到更强更好的人进行更高的交流。
而人与人的交流总是平等才行,所以能与更高者交流,首先要让自己看起来也有那个高度的资格
要让自己的思维足矣与强者接轨

这么说,我总是习惯性的将思维与比自己弱的人接轨。可能是出于熟悉的同理心
但我试过了,我不喜欢呆在唯有自己做鸡头的地方,我那时候不会认为自己是凤,对比出的自信心是无效的
我呆在凤尾时,则把自己与主流人群划出了绝对的界限。毕竟学习很难,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让我在学业的压力中思考人生中什么是需要的什么是不需要的?别闹了。能熬过一期,是一期。能想到的只有,只要努力做了题海,应该就能会了。但我更想去玩,所以我放弃了。也许从更广的范围来看,很多都是没必要去每样都花那么多精力去学去做的,但是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呢?既然只有题海和熟悉才能学得会,那就只有这一条路而已,我没有去做题海,所以我也输的非常理所当然。把上课或暑假作业的时间用来做更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如说读书,我也不知道那些我根本没兴趣的中国名著列表或流行读物以外的东西

每每思考这些时,就会感受到人生的差异之大,而且从一开始就产生了巨大的差异,越行越远。
但我们却能在今天接触和交流
如果让我归功,我会归功在自己爬墙头的热情上,归功于同人的世界

所以即使接触到,也只是从一个非常细小的点开始,剩余的冰山的全部,都那么陌生,那么的新世界。就算是普通的语言,也是从未接触过的。

反过来说,与我熟起来的弱者一方,就是非常擅长去接触强者的人,也有可能是她们本身太弱了所以在成长中学会了这一点,但这的确是我完全不会的部分

于强于弱,我都是一个被动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正处于思考的巅峰,现在已经用了我120%的能力来让自己接触强者的世界。
还是处于思考的开端,如果能从启迪中进步下去,也许会变成更强的人

我不敢妄下判断,但也许两者皆是

细数自己前几年间的经历,也是各种想想都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做过了,都是我自己现在也惧怕的事情,也都解决掉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就只能让自己处于百分百的活跃状态,每一秒都利用起来,然后解决掉,然后遗忘掉。

的确,如果计划过并做到了,可以自豪的说一句不愧是我吧,这种对自己判断力和执行力的极大赞赏,我似乎从未做过。我只赞赏过自己的抓住机会和应变力,即使完全没有计划过的遭遇,也可以很快冷静下来去想怎么解决,但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到并且给了解决方案?那种事情我做不到的吧。毕竟任何计划如果要考虑周全必然要接触到人,必然要考虑到与人的交流,到这个部分的时候,我只想停下,不想继续。

应该不止是交流的部分。有些为了人际而准备做的事,比如说答应要画的东西,也很容易成为我永远不会实现的便签条。如果能遗忘,就让它消失,而不是立刻解决获得理想的,没有罪恶感的结局。

一直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如果翻到学生时代感到日复一日罪恶感的日记,一定也是因为这样吧

与强者交流,会超出承受范围过载然后跌的很惨,还是变的更强?我不知道。
其实应该是可以知道的。很多事情明明自己都知道,程度,等级,位置。但自己从不相信自己。
自己对自己说了,我不知道,然后把最好和最坏都当做同样分量,同样几率的事情来思考,碰撞起矛盾后,让自己彻底的放弃去判断的决心。不判断,不负责。

我应该知道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没有人比自己更全面的思考过自己的事,所以只有自己才可能是最清楚程度,等级,和位置的那个。为什么要把完全冷静思考时的自己,比作混乱的,缠绕于情绪无法自拔的人呢。明明不是,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可能是】,认为自己没有判断力,然后放弃判断呢,这种心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如果在弱者中,或者陷于平凡而愚蠢的事情中,纠结于不自信的情绪中,让我觉得开心和快乐的话,也就算了,但我并未觉得快乐,所以那不应该是对的。

我想要尝试更多的可能性。【如果】我不再习惯于自己那些长久积累而来的弱点,【如果】我不是在原本那个只能学会那样思考的环境里生活
会是怎样的展开呢?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