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
……。
千言万语的思考想记录下来却不知从何说起。

巨大的创伤使人进步也好,苦修行的磨练也好
说到底,是因为经过痛苦产生的灵感比
“吃着火锅洗着澡散着步刷着牙做着梦”时产生的灵感
要让大部分人好理解好接受多了。
毕竟大部分人都是只接触过轻微痛苦而没有成功级别的灵感的人。别人有巨大的痛苦我没有,这样他拥有的值得嫉妒的一切 都好理解多了,好接受多了。
理解痛苦的扩大版比理解灵感的扩大版,要容易多了
向下兼容,向下同情,用同情平衡嫉妒,都要容易多了。

所以上面的知识分子产生的上面的知识分子,是无法理解的,下面的人成为知识分子的,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容易理解的,就会广为传播,被人熟知。而真正的优秀继承的优秀,10%的10%,是接触不到的。

天生没自信的人要弥补上自信,才能思考和天生自信的人一样的事情,所耗费的时间,是非常庞大的,但如果想追上天生自信的人,不多付出弥补自己的部分,就不行。

记忆是痛苦的
记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会忘记重要的事情再想起片段非常痛苦
如果能干脆的筛选掉不需要的部分忘记,或者如果觉得忘记不值得痛苦,就不会痛苦了。
我花了许多时间去探索别人,也顺便回顾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意义的努力浪费了我好几天,不过,就当做是休息吧。虽然会让自己的心非常的抽痛,但也许悲剧看过多次就会觉得心情平和一样。一知半解是痛苦的,全然知道就会平淡。

如果我不需要弥补自己的不自信,就不需要无止尽的安全感,就不需要去探索,就可以用这个时间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如果不需要整理自己的痛苦,不需要抚平自己的害怕和焦虑,不做噩梦,能做多少事情啊,会变成多么有趣的人啊,会被多少人喜爱啊。

不是不再会痛苦,而是痛苦时不轻易公开,把自己当做世界中心一样是会让人觉得烦躁的。不是真的成熟了,而是不告诉任何人,不影响任何人,不需要任何人自己也可以消化没什么意义的痛苦,才是自信的人,然而我却只是装作自信,好让自己不被自信的人觉得烦躁而已。

我喜欢温柔而强大的人,所以自己也想成为那样的人。温柔的人是懦弱的,强大的人是凶猛的,要两者结合,就需要有虚伪的存在。懦弱而装作强大,和强大却装作懦弱。虚伪把不融合的事物融为一体,没有虚伪,我想成为的人也是无法成为的,我想遇到的人,也是会被我自己忽略的。

痛苦的本源是【我】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去让思维围绕着我自己转。别人对我的看法,说到底是【我】,我被认同,我被喜爱,我被讨厌,我从中能体会到什么,我的共鸣,我的选择,我的痛苦。被认为 太自我 是理所当然的了。我需要花几倍的时间去相信自己了解到的那个自己,才能走在实在的路上而不担惊受怕。如果我真的排在最前方的是他人和他物,那么也不应至此。只要为他人而活,为他人而想,其实是一件不易痛苦的轻松事。这大概就是一些宗教的教义之一吧。可惜我并不想接受宗教几千年来的安抚伎俩,我并不想接受阻止思考的温柔。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