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很难过的,但是我完全体会到的事实
虽然很久以前就提示过预警我也是能够接受的所以可以和平相处——这也是出自对方的机智
毕竟我这种人,实在是很乐得没有任何脾气

他真的不会非常在意你,不会特别喜欢你某个特质也不会特别讨厌你哪个行为。只要没到某个恼人的程度——至少还能通过对话有挽回的余地,而且基于对我的观察,这点已经十分确信——就不会轻易的觉得不开心,反之,也不会因为修正了印象而感到开心
难过的是,无论你多么想与之建立开心的联系,唯一能使对方感到开心的事情就是不与你建立联系
庸人总有无限的烦恼与阻碍自己不前、浪费时间的情绪。弱者与愚者总是会更乐意回到自己安全的抱团群体中去,宁可无法获得任何自己想要的、可以得到的任何东西
对方喜爱与尊敬的是聪明的人,而你从来不是
万幸的是,作为工作伙伴,对方没有理由也没有兴趣坑你的钱财和名誉。对方并不在乎多付出一些钱,与你不同。
恒定是我需求的部分,明明只是得到自己需要的部分就好,但是想与对方建立愉快联系的心情和期待就像是什么本能,而且如果没有,就会感到悲伤和焦虑
那么我现在来理智的正式这件事情。
期待早已说清,绝对不会改变的事情只会自己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失望和落差
不知道本能上想敞开心扉沟通一切是不是因为这样愚钝的自己才能不费力的确认对方绝不会有害于己,绝不会给自己造成麻烦。
虽然实际上自己因为被别人过度依赖而带来的麻烦也是有不少例子。然而即使如此自己也不会去彻底与人断交,生怕什么时候自己再也没有谁了,这个人总归还喜爱着自己。
一种希望一劳永逸的态度。
不更新认知,不主动探索,哪怕这些事情里有着巨大的机会和很有可能被自己热爱上的事物,但,不接触总归更不浪费我的时间——也不会让我发现自己完全搞不定而对自己失望——搞不定还拼命的想在睡觉前搞定就更加的浪费时间牺牲健康。
对方看待你就仿佛你看待你自己已经开始厌恶的弱者。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对方看待大部分人都是同一个心情。对方觉得自己体会不到的就是体会不到,是不懂,是缺失,但不会因此而使自己沉浸烦恼。对方也喜欢同类,可惜你不是,而且不可能是。那么共处的办法就是,好好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去与对方建立过多的交流。工作和感兴趣的事情,交流。唯独自己有兴趣的事,倘若对方忽视了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凭什么让谁都注视着自己呢。唯独对方有兴趣的事情,倘若对方忽视了自己,就更没有理由让对方注意到自己了。投入自己的兴趣中去不好吗。
过度的注视,就像你厌恶没事喜欢注视着你的人一样——明明你都明确的表示我不想理你了。但我是会生气的,会厌恶的,因为这样的人总是少数,而且一旦对方独立起来,我还会继续开心的产生联系,毕竟不管怎样,对方都可以成为自己树洞机,会无比高兴的等着与你交流啊。以及,当我觉得自己冷漠无情时,会产生非常大的压力,生怕自己成为对方人生中的负面阴影,如果对方健康的独立起来了,那么我也就安心了。

所以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呢,越到晚上越是忧郁什么呢,就因为自己没有得到无偿的注视和关心?
这些打从一开始就被说明绝对不会有了。不会有,但也不会被讨厌。我一直在担心被讨厌,同时也期待着如果不被讨厌那么一定被接纳了,一定被喜爱了,然而并不。从一开始到最后都不会。如果幸运,我们的利益联系可以长久的维持下去,这样我也能得到满足,对方也会开心。但,4年的亲密关系都可以切断到不剩什么的对方,是绝对不会因为感情而觉得如何不可分离的。

对方的思维模式一旦开始熟悉,那么自己说出一句话接下来的逻辑就可以模拟出来。要说进步的话,以前还不能呢,现在可以学习对方的思维模式了不是吗。如果自己也这么思考,其实就会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反而,如果把这些事说给原来世界的人听,会不被理解。

我的决心就是,我还不想回到弱者的世界中去,如果可以,我想像强者学会不为无聊的情绪浪费体力的思考方式。靠自己去判断自己,靠自己去评估自己。做得到还是做不到,还有多久做得到,都是用一个真正实际的数值来判断,而不是给自己一个无比高的期待然后让自己累死累活的去追赶,结果还做不到,还对自己失望。遇到愉快的时候就放心的去愉快,毕竟谁要没事拒绝有趣的事情呢。
对方也会疲劳。疲劳时绝不会满足一些精力充沛时你提出就能立刻去做的要求,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方不相信信任这个词,也不理解为何常人要追求这个词。对方有自己的度量标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精确的判断,也因此对方不会轻易的失去对自己的信心,因为度量衡从来就没有变过。

我的度量衡总是在随着心情变化,但如果自己在最差的心情时也能公正的度量,那大概就是我学到的最有用的方法之一了。

对方总有一些难听的形容词来度量一件可以好也可以坏的事情——但因为本尊从来不觉得有哪里坏,所以度量起来也没有任何压力,和我不一样。我在习惯了这些后,会更容易接受很多事情。

对方不想和你建立绝对信任的关系,因为对方本身不会叫完美的关系为绝对信任。绝对信任是愚者的狂妄与幻想。但从我角度来看,我也不希望对方因为心情或兴趣的转变而突然断裂我们的利益关系,这样我会十分的束手无策——因为我在控制对方的手段上,绝对不会赢,绝对会从很早前就被计划用某种妥当的方式自然的断绝这一切。好在对方不会轻易被情感改变心情,这大概就是最稳妥的部分了。但,这个不是绝对的,所以没有绝对的信任,绝对的联系一说。

非黑即白,不是1,那就是-100,是我的思维模式之一——不如说是,愚者在遇到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时的惯性思考方式。坦白说,谁愿意承认自己是愚者呢,我是不愿意的,中二的说,我希望自己的智商挺高的,但这其实很难精确度量,更何况对方也很难作为比较的参考项。
希望自己被喜欢,不被喜欢就是被讨厌被憎恨,就是被彻底遗忘就是被轻视的逻辑该暂且放在一边了。这就是自卑的源泉,虽然是熟悉的味道,但除了让自己十分难过并且做不了任何事以外,没有什么作用——如果能因此画出什么的话,到算是最后的作用了吧,情绪带来的艺术。

被遗忘和遗忘他人都是非常常见的事情。要做到不被遗忘也不仅仅是偷偷变强这种心态了。至今为止真的不会带来什么成功达到目标的例子,反例倒是挺多的。倒不如说是,从被默默的瞒着变强的一方来看,也是被无视被遗忘被遗弃的。这样是什么报复吗?是什么酷炫的结局吗?复仇是每个人都觉得非常酷炫的事情,然而现实中的复仇很难带来自己心中原本预想的心情。除非自己的度量衡根本不会因为做到前和做到后有任何的变化。所以保持联系就是保持利益和保持愉悦,仅此而已。从我作为强者时的角度来看,怜悯弱者的不健康本身就没有任何价值,除非对方一旦健康就是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人,也就是绝对被需要着的弱者,从某个角度来说,完全不弱。

所以说,除了惊讶和嫉妒别人隐藏着的经历,就不要过分的期待对方绝对想和自己分享他们这点了。分享给我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就不会分享。如果真的分享了,对我来说也不会得到什么,只是会更加产生一些不现实的期待,按照惯性思维添补了原本就完全不该出现的不安。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09/17)
(08/26)
(08/19)
(07/24)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