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夜晚真可怕。
虽然其实已经知道这个感觉的解法,就是去看着视频吃点东西然后准备睡觉,明天就好了
内心紧张的时候想的事情都是夸张的,而明显半夜就是紧张的时候
我知道的。只不过很久没有把这种其实根本没有消失的东西拿出来一提了。

这种时候,会刻意的把自己最痛苦的记忆拿出来再撒把盐,因为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情。白天心情明媚的时候,我当然知道那种感觉就是,这算什么大事呢,我也有很好的人生可以追求,为什么非要介意这种事自讨没趣,明明不介意的话一切都会美好,该享受到的一样不少,还能抓紧利用时间做有意义的事情和有趣的娱乐。
我当然知道那时候是这样的,但我也无法忘记真正的痛苦,那种体会只有在脆弱时会全面的重袭。
不拿这份脆弱去影响别人就好了吧。
毕竟经历也经历了,多少比以前知道要怎么正向的消化这些不安。
毕竟,大部分基础的事情,都解决的很明白了不是吗

那么脆弱时侵袭的痛苦,这份无法满足的东西,如果真的能满足,算是锦上添花?还是跌进另一个深渊?也许就像常说的那样,是我自己没经验又猜不到,就会想成是特别特别好的东西

没什么好担心的吧。当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大部分能理解为 就算是这样 又如何呢 又不是真的出于恶意而是出于好意的结果而已 一个渐渐适应的我以外的处事方式而已 所以没关系 没有到不可以的程度 这样当然可以。
还剩下的一些 深深的暗面 是明知道不对 还不断滋生的东西 我真的不太会处理 所以没有办法 既然夜晚会侵袭而来 那就偶尔让他继续老生常谈吧 不想被侵袭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

最近花了一些钱 买了水彩和滴胶。虽然差点被自己说成很多钱 但想想自己很久没有在没意义的衣服和杂七杂八上花过钱了 只是没有入账又还是怕存款破线的应激反应吧。食物不会这样因为只要想到是吃的 我大概就会分泌些多巴胺什么的 快乐的像吸了毒。

最近是真的挺好的。
之前有很多歉意。虽然即使如此也因为脑子的极限无法突破理解的天顶吧,带着一些勒着自己的部分,还是会感到歉意。之所以要勒着 是因为我也见识到了不勒着的结果就是过头,不是什么安心就结束了的事,而是在极端间动摇。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所谓体会事实。

被雪婷姐说懂得解决事情的时候很想嘲笑自己。其实大多只是被用来听个响吧,怎么可能都被理解了呢。但话说回来,我刹不住的说啊说,也是某种程度的发个响吧。半斤八两。

说出最近是真的挺好的时候,隐隐的又担忧起来。这话真的能说吗。也许只是我的错觉,也许是被套了话——在日记里能怎么被套话呢,而且这种套话的担忧就类似于,同样的话,别人说过我再说,就好像我真的是发自真心在说了不得了的事情,会被嘲笑的,会被利用的。尽管不会被明显的利用,但绝对会被当做把柄的。这样深刻的担心着。

微博不太说得出什么了。能说什么呢。感想首先就不能,其次也没什么热情可以在那里找到共鸣。也不想在那里找到可以共鸣的热情,很难。就算真的有,没准我先产生的还是嫉妒之情吧。然后就避开了。

还是踏实点的好。休息,做事,娱乐,美食
PR
明日复明日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4/20 EllFedy]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05/15)
(04/06)
(03/21)
(03/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