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午睡后总会莫名心跳过于快的心慌 不知是太热还是焦虑于时间的流逝
起来后我刷了半天微博 想不太出到底要做点什么好 milk说在name出来之前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却无端的为这未知的期限担忧起来 如果去特地问 相比会感觉很不礼貌的在催促人吧 出于信任 静待可能更好……
心情是0对我来说很难想象 不过我究竟在何种心情做的判断更为客观呢 显然不是心情很好所以就尽情的冲向前 因为一旦安静下来就会发现各种负面的可能性。但 心情很好向前冲的时候 就算不做任何判断也能做出很多让日后觉得没有浪费时间的事情 相反 心情低落时分析那么多悲观可能反而是在浪费时间
如果能从不浪费时间=最佳最客观状态来判断的话 也许会更清晰一点吧
但如果心情好就是别人心情好会拉着我做什么的话 如果没有这个别人的情绪 我又会想做什么?甚至 我根本就无法心情好了 这也太过被动 因为别人心情好不好不仅无法控制 即使心情很好也未必是一个想带动我的状态 那么我依旧必须自行寻找解决的途径
想看的片 想看的书 其实都没有 听了音乐会想画图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容易被调动情绪
不如说是 想与人一起玩的游戏 想看的片 几乎可以是任何吧
我真的爬高了吗 又或者我其实一直都在那个地方 生来就在那里 就好像不会改变的智商和情商
我真的能接触更强的世界吗 或者说是 自如的属于他们?
如果说我自己一直用【选择人少的领域】来另辟蹊径的话 那么这个【最好的结局】本身并不意味着我的大脑真的就同周围人一样充实智慧 或是真的钻研于此 我被喜爱 我们的互动也是单纯的源于人数的惺惺相惜 所谓最好的结局不过是我过于的拔高了自己 如果我还妄图自己其实就是这个水平 还想再上一层 未免是好高骛远 不切实际
我说自己害怕没有朋友 然而我却认为没有必要去做什么 和我认为没有必要看书看片一样没有必要
浅薄的我大概只能意识的到必须工作 必须赚钱 必须恋爱结婚抚养后代 完成和普通人一样的路线使命 也许只有 和其他人一样才能使我安心 即使无知懦弱也幸福且安定 毕竟我们都一样的啊 别人有的我都有 甚至比他们做的还好一些 大概 这也是为什么工作前的我能那么天真的被人保护着而对任何事情心存理想主义的希望吧
如果这才是正解的话 那我选择没有安定收入的自由业会感到担忧和心慌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会被人说 其实工资够高就不会辞职 也不奇怪了
但想想我辞职的理由 不是因为工资不够 而是因为无法融入社交的压力 对于一个社交压力过高的我来说 独立工作 自由业是最佳的选择 为了逃离更差的环境 那么他会带来的缺点也就必须接受了
啊 之前也许也被预判过呢 自由业后的不适部分

之前想过的一些事 做了小备忘
比如对死亡的担忧 前些日子我还认为一旦所有人温饱 那么死亡的担忧就无法被类比 然而事实也许是 温饱也好 富裕也好 人类依旧会追求死亡 甚至利用死亡 。死亡的解脱 死亡的刺激 杀害他人时人性的极限 死期将至时人心的本性 痛苦也好 愉快也好 人类离不开死亡 对于死亡的担忧 不管在什么环境下 都存在吧
相对的 因为上一代还在会饿死的环境中 我会觉得只要能活着就能发生一切好事 就是积极而充满希望的 竭力挣脱那个对饥饿贫穷战争致死的环境 这个挣脱的过程本身就成为了生活意义的全部 即使自己生活在温饱的环境中 也依旧无法逃离这个上一辈无数次描绘的恐惧
这样的我 是一个一面性的单纯的我

关于虚伪。我是自觉只有一块馒头 所以我会毫无保留的给你看的人 因为无法运转太复杂的信息 也就没有那么多信息 自然也就不需要为了效率也好目的也好隐私也好只展露一小块而藏起大部分
而藏起大部分的人 一边在被人觉得虚伪的同时 一边其实只是一个正常又习惯的举动
人喜欢真实 而实际喜欢的是比真实更像是真实的虚伪 因为虚伪本身感受上更真 所以更加更加喜欢
虚伪与欺骗本身就是伴随着智力产生的 因此越只能显露冰山一角 甚至给你一个冰山后错觉的糊弄答案的人 就可能越是拥有更多的智慧和财产
而我甚至试图从近处好好观察和拆解这样的人。就像复杂庞大大建筑 倘若只是离远了看 概括起来也是没什么难懂的,我知道他很大 但也不会觉得超出了自己的视界。然而我却产生着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 抱着每次只知道一点而不断产生过错觉的焦虑 想要一点点的了解这个庞然巨物 至于了解他有没有实际的意义?也许有 但反正也无法应用到更多人身上去 如果什么时候发现我些行为全然无用 希望那时的自己不必大惊小怪 人生苦短 即使只有几个月 一年 十年 做了就是做了

心情好的时候 会觉得 啊怎么会这么有趣啊 一切都那么明朗也不值得担忧 一切都比我焦虑时想的更好,甚至想记录一下让焦虑时的自己看看。仔细想想 心情郁闷本身甚至也是因为有趣之后产生了预料之外的落差。没有期待是最佳的乐观 这个道理我到底能不能好好的理解和应用呢

啊 也许现在的心情可以称之为0吧 也许是1多一些。想着自己智商也许也就90的事实 和普通人成为同类会更舒适的事实,似乎心情变得轻快了起来。空空头脑幻想着自己的痛苦来自于未名的才华潜力特质,找出各种证据想把自己垫高一级 又怕那个部分其实不存在而跌落 或者无法融入上一级的担心 或许消失了更好
觉得自己受限无法施展才华的痛苦 和 自己已经比自己实际的才华做的更好了一些的表扬 相比 也许后者才是保持愉快的思维方式吧!!前者是所谓希望的光明的话 后者又是什么呢 不谦虚的客观 悲观主义的真积极?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0/12)
(09/27)
(09/17)
(08/26)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