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久违的无法入睡,明明只有几小时了。
一直在想装修的事情,
觉得最麻烦的就是家里人强加的意见和需求,自作主张的补充物品等等
越明确自己的需求越这么担心,明明是我住的房子
交给亲戚来找人做也许捡了便宜,但这又意味着今后也少不了被拜访。亲戚倒是小时,若是老妈隔三差五要来做饭,再看哪哪不爽的批判一番,铁定不行。
真是想想就是无解的堵。
为什么每次想打开天窗说亮话都不分逻辑与否的否定一切啊,而且还是出自情感上的否定。相处起来就是随时会爆炸的气球,一刻也不能说起自己的畅想,你最期待的事情反而是她的雷区,脸色好不好简直看运气,为了避免冲突只好选些转移话题和注意力的毫无意义的东西谈论,累,真累。是啊,哪天要是说通了说明白了再也不会像个气球似的一触即爆了,这篇日志也就是个没什么意思的牢骚了,但我也算是继承了那种凡事都会往糟了的糟了的死循环里想,没法不想,也没法觉得不说就能解决一切。误会越深伤人越深,更何况对方比自己容易生气和崩溃的多,那时反正又是我错。努力说服爹妈真是一个说的轻巧的事情,但的确,我相信大部分人都预见了那个歇斯底里不可理喻的反应,所以只好知难而退从未尝试。钉钉说要给老妈消化的时间,那,消化到我行动的那天为止?然后让她毫无心理准备的面对改变,甚至以为我在毫无计划的瞎搞?我倒是很想详细的描述计划和每一步难题,虽然可以和爹说但毕竟他从来不是问题所在所以说了也不能解决让老妈放下心这个问题所在。
会爆炸的人真可怕,你都不知道当她性子上来后能做出多荒诞全然不顾形象的事情,所谓争口气,即使气死自己也在所不惜的决心。我可对抗不了,我从小接受着争口气也要做到的观念,但我更希望能优雅而机智的解决。你坚持,我退让。顶角般的执念我是没学会,最多多争几句口头之快——就为了让对方能多听几句多知道我在怎么想,就这样还要被劝,那不说的话比较好吗,不说能解决个jb矛盾。只要不会扰民,说的越清楚越好,就算用哭的也不能糊弄过去。我其实很不擅长口头之快,毕竟要是够机灵,早就三两句把对方的矛盾塞回去了。我只能靠事后回想。所以打字的交流已经很好了,至少能斟酌几秒或者几分钟。
别来烦我——让我自己解决——不要不相信我的打算——就算我会失败也不要阻止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啊——你根本不知道我平时的烦恼——认为自己当前的幸福观可以碾压一切——变的更好理解——更合心意——你说你到底是希望我拥有你有过的还是没有过的呢,都不是吧,只是自己脑中妄想的那个世界——没错戳破辛苦的大人的幻想会让他们觉得更崩溃更恼羞成怒更觉得自己的一生都被当作垃圾更觉得自己无辜可怜——如果不想被戳破的话,不要惹恼我不就行了吗,不行,我是仅剩的唯二可以随便惹恼的人之一,如果连我都不能发泄,就要憋死了——是的不能指望他们有所改变,尤其是多年来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的习惯性偏执与狂烈的不安全感——是去满足她的安全感,还是我自己的?以前这题是没选的,有选择就等于有痛苦,人类永远都会为选择痛苦,因为选了任何一条路都意味着丢失了太多,即使是还没发生的事情。
港湾即枷锁,枷锁即港湾。如果想要不是枷锁的港湾,自己努力给下一代去吧。为什么这么麻烦,明明都是从小孩子长大的人类,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困了,睡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