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只是简单入睡这件事,我却感到紧张,心脏扑通扑通的。我在焦虑自己会忘记一些事。比如我前几天辞职了,开始休假,但我还没跟项目老大单敲,我觉得可能需要做一下,一直没做。我还需要某天去公司寄掉一整个大箱子,再带个大袋子收罗下抽屉里没用的东西。我需要在月底和房东约退房时间,在此之前要把家里弄干净,灯要是家人来就要修好,然后就是需要收拾家里的方方面面,东西这么多,有些该用掉有些该整理,一直想列个表格却没做。对了公司的盒子可能用得上的也要带回来。公司电脑里的物品应该拷贝完整了,再想想有没有遗漏。某月起要开始尽量记录开销尤其是伙食,想去吃的店还没有找好。想去的博物馆九月再去。不知妈妈要什么时候过来。这两天要注意手续的进程,然后按约定时间去公司走流程退机器,也许机器要以前一天去退掉比较好,分两天也好。
还有呢,我很担心自己日复一日的记忆又复苏,我也很担心发生相处上的意外。其实我一直想对自己说,无论之后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要一边回忆起当初的隐约焦虑一遍认为那是可预见可避免的。我花了这么多心理调整来说服自己理智胜利,自信胜利,而不是输给惯性的懦弱与自卑,认为那才是自己适合的生活什么的,千万不要这样。即使因为什么原因有了矛盾和困惑,也向前走。现在的我想说,我已经收获了非常多,足够多。如果拼命奢求只是为了弥补自己没来由的不安全感,那实在太浪了。
辞职其实很顺利很开心的,当然为了鼓起勇气去和老大提起这件事,我还是在脑内挣扎了半天,找人敲了不少字,用来对自己说现在就去做吧没什么要缓一缓的,也不是冲动,即使生硬,对老大来说也很习惯。但我现在依旧没勇气对经理敲字,不知这种畏惧究竟是天生还是后生。我自认为,如果被动遭遇变故,自己很好接受,很快就能镇定,然而主动去改变现状,真正的主动,却让我如此因陌生而恐慌,生怕自己做的太快,太莽撞,太不经脑。顺便想到买东西也是。但实际上,自己买东西已经十分少,乱花钱的部分也是因为有钱而乱花,之所以显得麻烦是因为我还不足够有钱去抛掉它们或者再次变卖。就像手上两件东西,如果顺路绝不想走回头路,一定要尽量完美的都带上才开心,明明甚至只是几米。
其实我是担惊受怕的,因为我想做的事不在多年来灌输的样本里?我不知道。但我希望,如果今后的自己想回头看看自己是不是冲动,看到这里时,绝对不要后悔。我现在的脑筋很清晰,比任何时候都记忆明了,而分析的根源,来自一种需要维持的自信。白天被充实时,就不会垮下去,因此我也希望将来低沉时不要认为兴奋时的心情和记忆都一起消失了,这种兴奋是白天式的兴奋,比如玩起ff14,目标很多,可以慢慢跑,一直想着这些,就不会落下去。虽然不可能一直这样玩,但未来的工作自然希望是在这种充实思考的状态下进行的,这样才算是效率的工作方式,和坐在办公室刷微博,或是拿人钱财替人卖命的连续画一天图都不同。思维是乐趣式的,着眼现实问题和当下话题的。当然也需要给自己留下冷却的时间和空间,但最好不要到凌晨再做。作息调理也很重要。
还有什么事?冰箱里的枸杞汁每天泡了吧。下层要除冰了。包和鞋子有些丢在小区门口的衣物箱也行,但要包起来。
最近奥运的直播也是很给我慰藉的东西。因为这样的深夜有人与自己同在,而不是孤寂的放送。孤寂的问题就是,并不是绝对需要有人在身边,而是会瞬间觉得自己被所有人抛弃,或者终会被抛弃——或者嫌弃,或者争端,无解的争端,尽管这些都并不存在,但会有效的使我立刻down下去,翻江倒海的不安会袭来。被迫的独立,吗。因为不独立会更不开心,所以被迫独立。我并不想为了排解寂寞而不得不更花力气的去和人说一些我没兴趣的东西,或者不得不迎合对方比我更糟的树洞,这样根本谈不上回归精力状态,只会让人费口舌又头大。如果想到这里,我还会顺带难过自己的友人构成,悲叹于自己社交上的无能。又来了,绕了一圈的死循环。
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些究竟是天生基因还是后天养成,除非什么时候出现了某位值得信赖的心理医生。
说了这么多,也不再扑通了,怕忘的事情还是要记录下来的好。
前天做了个很糟的梦,梦里一如既往的以为那是真实。我和一个并不熟悉的赖巴巴的男生领了证,我并不记得有任何感情或过程,但我有一枚生下的肉胎。我把它背在书包里但是忘记抚养。我的友人倒是很热心,但是让我再次拿出来时我真的不敢面对,因为就算没死也坏了吧。一如既往的噩梦之一,忘记抚养的生灵。一如既往的时代舞台,人物都是学龄的。也许因为前天晚上和怀孕的鱼头聊过才这样,认为自己不够格吧。昨晚的梦也说不上好,可能也没梦到什么。辞职在家休息后的这几天,睡不踏实。这会成为将来某日我再次选择上班时需要回忆起的感受与理由吗。我真是不信任自己的这种选择性回忆式判断方法。以后能在充分的当下自信中舍弃就好了。过分的自卑就是一种不实的自负,这话一点不错,所以真正的自信也应当包括承认哪些属于自己哪些不属于,自虐式的归罪根本就是狂妄,只是在捏造别人对自己的重视或自己对世界的影响力。没错,理智一回事,情感的悲伤又是一回事,害怕他人产生不快——不论自己是原因还是导火索,都总是会为那甚至都不存在的想象中他人的不快而担惊受怕的厉害,这就是我的自卑心魔了。又或者是自己的不安全感和悲伤感同理心等等的原因之一。真希望自己能多点立刻去做的勇气,无论要面对的人是什么表情,该做的必须去做,不会做的陌生的也必须开始做,生疏也好被笑话被嗤之以鼻也好,都坦诚的接受自己的生疏。幻想一步登天的完美也是狂妄。
努力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