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天在讨论第三部BL漫画的时候讨论了信任的话题
信赖与安心一直是我非常重要的情感判断基础,所以被突然打破使我不得已不断的争论下去
老实说,只是一点点很细微的感情就可以,无脑的完全托付那种事稍微有经验的人都不会轻易做,这不是定义的问题,是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准而已
但,信任的心情哪怕只有存在一天,都是100%令人安心舒适的东西才对
身为常人,实在非常惧怕【不能完全相信你】这种说辞
因为他基本意味着【我完全不相信你】
对,就是这个差异吧。
纯粹的定义在现实中不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一个绝对的科学真理般的衡量标准?还是单纯的在描述脑子不好的人?
更况且,极端环境下产生的绝对信任,也是基于极端环境而已,到了其他的环境,人总会改变为自己的新生活方式,信任的度量也要重新考虑才对。人与人之间的误会和背叛和悲伤大多也来自于此吧。和平之后的变化,富裕之后的变化,等等。

我啊,觉得自己现在介于什么价值观的中间,也许是我高估了自己,但我努力想理解更丰富的那边。因为在现实环境中更有用,也便于接触更广阔的世界。
纯粹信任的人际圈不是不存在,但是他们太狭窄了,即便合作,也很容易在面对外力时因为过于单纯而失败。
更有权利,更有钱,更有地位的人,比更卑微穷困低下的人,要难被常人理解的多。因为人有同情心。虽然人也慕强,但慕强的人跑的太快。人也容易嫉妒。向下比时自己往往受到安慰,向上比时往往感受到仇恨与不公。
我觉得自己,一直更能体会上级者的心情,但又被等级规则束缚着,永远无法使自己接触他们。因为【越位】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哪怕是同级别中。他人的专业我信任他人,所以不多插手。事实证明这样的信任也是无效的,没法为我带来最好的结果。是不是最差的呢,我不清楚。我觉得不是。
而有效的交流,是必须学会越位的。
面对上级的紧张,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学会的,又或者单纯的不具备那个能力。可能最后这点比较多吧。加之多年的积累,所以不会的事情就会越来越陌生而已。
但我可以试着体会和了解,所以我不会单纯的相信他们就是恶势力,那太容易双标了。
一对多的交流也一样。如果多人的环境里有一人会让我觉得不自在,我就会选择沉默。
一对一则简单的多。
脆弱,怕丢人。反应也慢半拍,还容易被挑拨。

弱点。但我依旧希望自己能哪怕多前进一级,欲望也好,追求也好。
总比一直活在恐惧不安中,靠信任的几个人来保护自己好得多。不是我不信任他们,而是信任是分情形的。100%相信对方会同情自己,和100%相信对方能促进自己是两回事。但不能说不信任对方。也不能说不完全信任对方。
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争论呢,是我在焦虑,还是处于好奇?或者想求得共识?
求得共识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
如果说理解一下的话,那第一秒就能说我理解的。
两三句话就能表明我们的共同重点所在,就此就能打住了。
继续争论本身就基于信任,即使争论也不会被立刻判断为三观不和拉黑再见的信任。
只不过跟不同的人,争论的方式也很不一样。
很多时候,都会陷入重复的境地,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
有一件事我觉得很重要
争论表明了自己对这件事的所有权,自己是这件事的主人之一。
不然何必据理力争?

虽说这样相信着,但我还是会害怕。害怕惹怒他人或者自己的印象更低。脆弱。
脆弱。
对自己说【绝对做得到】是没有用的
任何简单的口号都是没有用的,除了心理安慰毫无用处。
有用的考虑都是复杂的,没有绝对胜利的情况,充斥着乐观和悲观的。

我本来打算今天画完图,但没有,我其实很难过,但如果不去睡觉,明天就起不来了
我很难过。难过到又开始拼命点外卖。
我很焦虑,焦虑到想把事情不断拖延。
我很害怕,害怕到想对人说是我不对我的错你没有生气吧。

这么弱的自己,到底是怎么能给更弱的人我似乎很强的印象的?
好的好的,不断说自己弱本身也是自大。
但我绝对还很弱。想要变强的话,需要面对的事,不能逃避的事,必须去思考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单纯并不是什么好事。也许会吸引人来保护自己没错,但把全部的信任都丢给保护者而成为纯粹被动的一方,绝不是稳妥的考量。绝不会令人感到安心。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Name
Title
Colo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明日复明日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回复
[01/01 zacksun]
[01/01 NONAME]
最新記事
(02/12)
(11/09)
(10/12)
(09/27)
(09/17)
一块肉
Author:MinyinR
小纸片


bo内检索

忍者ブログ [PR]